下一篇>> 2021年10月1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叮!“网恋女友”喊你充值打榜

陈醒 曾宇萍 文/图
刘某霖诈骗团伙用来钓“大鱼”的“网恋美女”照片和视频。
集中收网行动开始,警方破门端窝抓捕嫌疑人。
 

“亲爱的,陪我一起玩个手机游戏吧!”收到网恋女友发来的信息,痴情男子欣然赴约,不曾想已一步步堕入了一个连环骗局……近日,阳江公安多警种捆绑作战,在湖北武汉和阳江当地同时开展收网行动,成功打掉了4个以网恋为幌子、利用手机游戏实施诈骗的大型犯罪团伙。

多警种捆绑作战跨省打掉4个诈骗团伙

今年7月,阳江市公安局网警部门在日常工作中发现一条犯罪线索:该市江城区隐匿着一个网络诈骗团伙,不法分子假扮女性与受害人网恋,引诱其玩游戏并充值,若不充值就以自残相威胁,再通过游戏平台分配获利。

该局闻警而动成立专案组,集中刑警、网警等相关警种和县级公安机关力量,深挖研判,扩线经营,在省公安厅新型犯罪研究中心的支持下,历经2个多月,进一步摸清了该团伙的组织架构、人员信息和犯罪事实,并制定了行动方案,伺机集中收网抓捕。

9月16日下午,专案组兵分两路,对阳江市江城区和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的犯罪团伙进行抓捕。行动中,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3名,捣毁诈骗窝点6个,现场缴获电脑、手机等相关作案工具一批。经初核,涉案金额逾200万元,受害人近千名。

无业小伙挂羊头卖狗肉布下骗局赚快钱

凯旋后,办案民警在接受笔者采访时,一一曝光了该团伙的诈骗伎俩。

24岁的广东肇庆男子刘某霖中专毕业后在阳江生活,做过洗车工,送过外卖。去年6月失业后,刘某霖在网上了解到做游戏推广可以赚钱,便陆续联系了武汉、徐州等地的3家“游戏平台”公司。这些公司主要提供分销平台搭建、游戏制作、接收充值等服务,刘某霖从中购买了仙侠、婚恋类游戏服务后,知道一般的游戏推广人气不旺,便想到以网恋为幌子,诱导男性网友下载游戏并进行充值消费,以此达到赚钱的目的。

今年3月底,刘某霖在阳江注册成立了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招兵买马并大量购入手机卡注册微信、QQ账号或直接购买虚拟账号。为了吸引男性网友、增强可信度,刘某霖还特意聘请长相、气质出众的女模特,拍摄购物、旅游等照片和视频,在社交账号上塑造“白富美、傻白甜”的女性形象。

刘某霖将团伙成员分成推广组和运营组进行话术培训,推广组负责在相亲交友APP上勾搭、吸引男性网民,初步确立网恋关系后转交给运营组;运营组负责引导男性受害人下载、进入相应的手机游戏,通过话术引导受害人在游戏内充值。

“美女”网恋下套受害人深陷充值陷阱

“我22岁,年龄跟你差不多。”“小哥哥做哪个行业的,平时工作忙吗?”推广组在美×约、×陌、×探、×抱、S××l等社交平台上,以网恋为幌子,广泛吸引并结识男性网民。

在摸清男性网民有收入来源后,推广组便添加他们的微信、QQ,深入了解对方的职业性质、工作时间,是否有时间打游戏以及感情经历、希望找到怎样的另一半等等,进一步加深感情,确定网恋关系。

接着,推广组与运营组交接。运营组给男性网民发送游戏链接,通过与之在游戏中弄装备、搞活动、恋爱结婚等方式,不断诱导受害人在游戏中充值消费,实施诈骗。当受害人在游戏内充值金额达到排行榜第一的位置时,诈骗团伙会另外开设一个账号,通过游戏平台操控、更改充值数额,让该账号超越受害人成为榜单第一。运营组再通过话术,刺激受害人的虚荣心,诱导他们继续充值,夺回并保持榜单第一的位置,从而诈骗更多钱财。

若受害人没有钱或拒绝在游戏中消费,运营组会以女朋友的身份发脾气,称受害人不爱自己,或者发送假装割脉的图片、视频,要挟对方继续充值。

中招者近千遍布全国各地多为未婚男性

该团伙“业务”发展扩张非常迅速,刘某霖很快又成立了一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原先的文化传媒公司名下也派生出4个独立团队,盘踞在阳江市区不同地点,均采用相同的手法实施诈骗。

为了躲避公安机关的侦查打击,该团伙在选择目标诈骗人群时特意避开了公检法、医生等识别能力强或不易上当的行业人员。若受害人识穿骗局、坚决要求退钱时,该团伙会选择退还部分钱款,避免暴露犯罪事实。不到半年时间,该团伙通过游戏充值诈骗的钱财就已经超过200万元。受害人遍布全国各地,多为18~30岁的未婚男性,最多的被骗了12万元。

警方提醒:广大市民在玩网络游戏时,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提防不法分子借助网络游戏实施诈骗,面对网上的各种“美色”诱惑,要保持定力,做到不透露、不轻信、不转账、不充值,不给坏人以可乘之机。一旦发现被骗,要第一时间报警,并保存好相关证据(转账、红包、回款、聊天记录等),协助警方尽快破案。

 
下一篇4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