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21年后,真凶一一现形

本报记者 余佩掀 通讯员 郑何平 张毅涛
嫌疑人到案。 警方提供
民警在案发现场附近侦查。 警方提供
 

2000年1月的某天夜里,一记闷棍突然袭来,方军(化名)无力地倒在血泊之中。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总是笑脸相迎的同事,竟然化身成可怖的索命人。

另一边,祝兴、祝鸿、祝华和周阳(均为化名)四人动作不停,将方军屋内财物洗劫一空后便分道扬镳,自此失去联系。直至21年后,案件水落石出,他们也接连落入法网,等待法律的制裁……

宁静小岛发生命案

2000年1月初,世纪之日刚过不久,大街小巷张灯结彩,路边还散落着鞭炮爆竹的点点残屑。当人们还沉浸在欢度元旦的喜庆气氛中时,珠江水域官洲水道上的江心小岛内却悄然发生一起离奇命案,打破了这里原有的宁静。

这天,广州海珠警方接到某修理厂的保安赵宇(化名)报警称,其巡逻时发现工友方军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已无生命迹象。接报后,海珠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发现方军独自居住的宿舍内有明显的打斗和翻找痕迹。结合种种证据,警方初步研判,这起命案背后或有多名熟人参与。

经查,方军平时为人比较爱炫耀,经常在公开场合数点钞票炫富。在接下来的侦办工作中,尽管警方多番入户走访、细致排查,但受限于证据线索较少,案件始终未能取得实质性突破,嫌疑人就像幽灵般消失在这宁静的小岛。

多年来,负责该案的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警方侦查的脚步从未停止。每隔一段时间,海珠警方就对此案进行重新梳理,虽然中途有过一些线索,但始终没有结果。直到2019年6月初,侦查工作迎来一线曙光。

在深入开展“飓风”专项行动中,海珠警方再一次翻开此案早已泛黄的卷宗材料,在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大力支持下,依托现代警务新技术,对案件相关物证和线索进行海量比对、深入分析,终于发现一名嫌疑人祝兴的身份信息——其因吸毒正被强制戒毒。

祝兴会是警方寻找多年的犯罪嫌疑人吗?如果是,他还有其他同伙吗?为审慎起见,警方决定充分利用祝兴被强制戒毒的时机,由刑警大队、网警大队、官洲派出所抽调精干力量重新成立专案组,围绕祝兴展开全面摸查,为后续侦查打好基础。

按照既定的侦查策略,专案组多次到祝兴老家——清远市佛冈县深入摸排,并圈出多名参与作案的嫌疑人。与此同时,抓捕祝兴的时机逐渐成熟。今年8月4日,祝兴戒毒期满,专案组立即奔赴佛冈县将其抓获,并立即展开审讯。

内外勾结谋财害命

得益于前期扎实的侦查基础,在警方强大的心理攻势下,祝兴如实供述了其当年伙同三名老乡,在工厂内应的帮助下谋财害命的全部作案经过。

“祝兴交代的情况,与警方前期摸查掌握的基本一致。”警方介绍,1999年底,祝兴、祝鸿、祝华和周阳四人结伴从老家来到广州找工作,然而几天过去,四人不仅没找到合心意的工作,身上的钱也花得所剩无几。四人一合计,决定到曾经工作过的修理厂,找工友借钱。

来到工地后,四人发现曾经的工友也是“穷光蛋”。面对此情形,祝兴等人把罪恶的目光转移到了方军的身上。“你们还记得方军吗?他不是经常当众数钱炫耀吗?要不我们去找他借钱吧!”祝兴说。

一场借钱计划又为何会演变成犯罪的开端?据祝兴供述,起初他们并没有谋财害命的想法,只是想找方军借钱。然而,此时他们产生了分歧:一个人去借钱,却要四个人来共同花销,那到时这个人不就成为被追债还钱的“冤大头”吗?“这可不公平!”那一刻,四人不约而同地浮现了这一念头。

“既然借钱那么麻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抢吧,这样就不用苦恼还钱的问题了。”周阳性格急躁,不愿在细节处纠结,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当场做出决定,其余三人也纷纷附和。那天夜里,祝兴等人借助前述工友的接应,溜进方军的宿舍,挥出了致命一击。

而这名负责接应的工友又是谁?眼见铁证如山,祝兴只得从口中吐出两个字“宇仔”——正是当年报案的保安赵宇。“当年赵宇手上并没有方军被抢的那笔钱,加之证据有限,所以我们没预料到他也是案件参与者之一。”办案民警解释道。

陈年旧案迎来昭雪的兴奋,早已让民警忘掉多日连续作战所带来的疲惫,他们马不停蹄地分赴祝华等人的居住地实施抓捕。8月7日下午,随着最后一名嫌疑人赵宇被抓获归案,这条21年的漫长追凶路,终于迎来了终点。

潜逃多年命运各异

被抓捕的那一刻,赵宇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他向警方供述,自己与祝兴等人密谋后,决定在作案当晚利用上夜班的机会,接应他们进入厂区,并告知方军的行踪以及宿舍所在位置,随后回到岗位继续工作。

让赵宇始料未及的是,自己竟成了他人谋财害命的帮凶。“我以为他们只是抢了钱就跑,没想过他们会痛下杀手……”赵宇回忆道,次日早上他路过方军的宿舍时,发现宿舍房门虚掩,进入查看才发现方军已经死亡。惊魂未定的他,冷静下来后决定上演一出“贼喊抓贼”的戏码,作为报案人联系警方以洗脱嫌疑。

由于没有直接参与作案,赵宇心存侥幸,若无其事地在修理厂继续工作,并作为已潜逃的祝兴等人的眼线,暗中观察着警方的一举一动。后来,眼见风声渐平,他也辞职离开了修理厂。

至此,案情逐渐水落石出,但办案民警仍有疑问:“为什么祝兴等人在作案后能够悄然无息地离开小岛?”据祝华供述,他也曾在案发的修理厂工作,非常熟悉小岛及周边的地理环境。作案当晚,他和赵宇一样,没有直接参与,而是躲在暗处负责看风。等祝兴等人得手回来,他得知可能会出大事后,便利用周边停泊的众多废弃小船逃离小岛,自此分道扬镳,再无音讯。

那么,如幽灵般消失后,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据悉,这21年里,周阳劣性不改,故态复萌,因犯抢劫杀人罪被判死缓,目前仍在服刑中。祝鸿则潜逃回老家,将此事深埋于心,随后在当地娶妻生子、组建家庭,还开了一家废品回收公司。“或许是做贼心虚,祝鸿生活十分低调,街坊邻居都说他温和老实、待人友善,是个‘老好人’。”

同样心虚的祝华也在老家躲避警方追捕,并和妻儿共同经营一家店铺,主要做不锈钢制品生意。“后来听赵宇说起,我才知道当晚祝兴等人殴打时用力过度,致使方军被发现时已经救不回来了。”祝华说。

“当时年轻冲动犯下错,我很后悔……”21年后,再次回忆起当晚场景,赵宇悔不当初,然而也是为时已晚、无济于事。目前,祝兴等人(除仍在服刑的周阳外)已被海珠警方依法刑拘。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