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杯酒失万金

谭国色 文/图
犯罪嫌疑人张某友(右一)、谭某顺(左二)被押回派出所接受审讯。
办案民警在犯罪嫌疑人谭某顺家里查获赃款。
办案民警冒雨登门,将缴获的被盗现金返还礼伯。
 

“我想把一半钱分给你们,可以吗?如果不行,请你们喝顿酒总可以吧?”耄耋之年的礼伯眼含泪水,伸出黑瘦的双手接过办案民警送来的75800元后,激动地打开装着钱的袋子,拿出一叠百元大钞往民警手上塞……

近日,阳江市公安局阳东分局大八派出所闻警出击,急民所急,抽丝剥茧,仅用两个小时即破获一宗盗窃案。礼伯的棺材本失而复得,欣喜难抑,于是便出现了开头的一幕。当然,公安民警既未接受吃请,更是分文不收。

半世打拼,透露家底

大八镇,距离阳江市区约25公里,四面环山,是阳江人心目中最偏僻的山区。今年78岁的礼伯,是阳江市阳东区大八镇白蒙村土生土长的村民。

还在10多岁的时候,礼伯就背井离乡只身来到阳江城区做泥水工。20多年前,他在做活时,不慎从二楼高的脚手架上跌下,摔坏两腿落下旧疾。随着年事渐高,加上腿脚不便,礼伯辞工回乡居住,日常会携渔网到山溪捕鱼捉虾再拿到镇上去卖。做了40多年的泥水工,礼伯攒下一点钱,卖鱼日积月累也会剩下一点,加上住在城里的儿女孝敬,平时自己很节省,7万余元积蓄全部存到了银行。

每天一早,礼伯都会骑着自行车,把捕获的鱼虾运到镇里市场售卖。卖完鱼虾,礼伯都会来到市场后面的小饭店点上两个小菜,喝二两小酒,再乘兴而归。

礼伯为人大方,憨厚老实。“平时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坐的,半年前阿友过来和我坐在一起。”礼伯回忆。阿友也是饭店的常客,两人把酒言欢,阿友偶尔会问礼伯借一两百块钱。一个多月前,一个叫阿顺的男子也过来和礼伯、阿友合坐喝酒。三人一台,各自一杯小酒一碟小菜,天南地北无所不聊。礼伯日常的孤独感一扫而空,甚感舒畅。闲聊中,淳朴的礼伯无意间露了自己有点小存款的口风,称借给他们的几百块钱不用急着还。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个龌龊的阴谋很快在阿友、阿顺的心里升腾。

贼心难测,一步一坑

推杯换盏间,阿友、阿顺经常会关心礼伯脚的旧伤。阿友声称他老婆是城里一私人医院的护士,可以帮礼伯办理残疾证领补助金。礼伯听罢有点心动,就想委托阿友帮忙办理。“办证不用花什么钱的,到时候你给200块钱喝酒就行了。”阿友向礼伯拍胸脯说。过了几天,阿友又告诉礼伯,办理残疾证,要先将存折的钱全部取出,才能通过审批。

在两人的双簧戏迷惑之下,礼伯一步一步掉进了阿友、阿顺密谋的陷阱。

今年8月18日早晨,礼伯像往常一样,来到饭店喝小酒,刚支好自行车,就见阿友、阿顺已点上小菜喝着酒等着他了。“哎呀!我忘记带身份证了。”获悉礼伯没带身份证出来,阿友立即驾驶摩托车搭礼伯返回家里取身份证。原来,前一天喝酒时,阿友、阿顺已经和礼伯约好,今天把存折上的钱全部取出来后,就立即去办理残疾证。拿了身份证后,阿友直接将礼伯送到离饭店约200米的银行。11时许,礼伯将账户上的75800元全部取出回到饭店。礼伯将装着钱的一个蓝色布袋放到自行车的车头篮里,用一顶摩托车头盔盖住,然后坐下和阿友、阿顺一起喝酒。

不等礼伯坐下,阿友和阿顺就热情地为他倒上酒。刚喝上几口,阿友就给阿顺递眼色,两人不约而同地盯着自行车车头篮的袋子。喝酒期间,阿友掏出10元钱,让礼伯去买一份炒鸡心回来下酒,但礼伯没有答应。随后,阿友见其酒杯没酒了,就叫礼伯再去打一点酒回来喝,他俩帮看着自行车,让其放心。

打酒回来,礼伯发现阿顺不在,阿友谎称其出去卖啤酒了。礼伯也没多想,坐下来继续和阿友喝酒。10多分钟后,阿顺拎着2瓶啤酒回来,坐下后在台底碰了一下阿友的脚,两人又一起向礼伯敬酒。中午12时,三人的酒都已经喝完了,礼伯也酒兴刚好,准备骑自行车回家。当他拿开车头篮的头盔一看时,差点晕倒在地。“我的钱呢?我的钱呢?”礼伯绝望地哭叫起来。

一时,周围的人围聚过来,阿友和阿顺也在其中,两人不断安慰礼伯不要着急伤心,阿友还立即拿起电话,拨打110报警。

3积蓄被盗,痛不欲生

据大八派出所所长谢绍笋介绍,刚接到报警时,警方还以为是喝醉酒男子的恶作剧。因为大八镇是山区,案件甚少,一年的刑事案也才几宗,且均为普通案子,其他大多是邻里纠纷,像盗窃7万余元这么大的案件,几十年来闻所未闻。

不管真假,接报后,谢绍笋立即放下饭碗,带着2名民警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只见礼伯瘫坐在自行车旁的水泥地上老泪纵横:“钱找不回,我也不想活了!”民警一边安抚礼伯,一边疏散围观群众。“这笔钱是礼伯的毕生积蓄,破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尽快帮老人家把钱追回来。”了解清楚情况后,谢绍笋立即吩咐随行民警开展现场调查走访工作,并通知全所人员投入侦查破案工作。

案发饭店并未安装监控设备,综合走访所获线索,办案民警立即将视线转向还在现场的阿友、阿顺。民警观察发现,阿友、阿顺的确坐立不安,而且眼神漂浮不定。但是,仅凭这点信息,还不能认定犯罪事实。民警继续不动声色地在现场周边调查,终于得到一条重要线索:饭店对面的一米铺安装了摄像头。虽然摄像头未对准饭店,且监控视频像素低,但民警不放过一丝线索,盯着监控视频逐帧回放细看,果然有了重大发现:在案发时段,一男子坐上停在饭店旁边的一辆红色助力车离开,10几分钟后,又提着2瓶东西回来。经过比对、辨认,该男子正是阿顺。

循线追查,人赃并获

为了尽快查清赃款下落,民警将嫌疑人阿友、阿顺带回派出所进行询问。在派出所,阿友和阿顺均矢口否认盗窃了礼伯的钱。但当阿顺看到其骑助力车的监控视频后,言语变得支支吾吾。民警当机立断,押解阿顺回到大八镇大朗村的家里搜查,在房间柜里的一个电饭锅里找到一蓝色布袋。民警让阿顺打开一看,几叠百元大钞全在里面,而且礼伯的身份证也在。“75600?”经过现场清点,民警发现少了200元,“还有200元呢?”“我偷回来的时候拿出了200元去喝酒。”阿顺耷拉下了脑袋。

原来,阿友叫张某友(男,44岁),阿顺叫谭某顺(男,52岁,均为大八镇人),两人无业,游手好闲,谭某顺曾多次吸毒被公安机关处理。

被民警人赃并获后,嫌疑人张某友、谭某顺对合谋盗窃礼伯75800元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8月19日,2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9月23日被执行逮捕。

75800元一分不少追了回来,民警第一时间驱车送到礼伯家里,并让其儿子帮其保管存放。礼伯眼冒泪光,紧紧地握住民警的手不停地道谢……事后,礼伯请人做了一面锦旗,上书“破案神速,除暴安良”八个大字,专程上门向警方表达敬意。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