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警用无人机管理应用的“深圳范本”

本报记者 张中 通讯员 陈阳红 文/图
低空悬挂二维码方便司机扫码通关。
深圳市公安局第二届警用无人机比武交流活动现场。
 

无人机作为一种新型警用装备,近年被警方广泛应用。但另一方面,警用无人机在管理制度、人才培养、运行操作、实战应用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也逐渐显露出来,各地警队“买了不会用,想用不敢用,用了不管用”的情况不乏存在。为破解警用无人机信息化与实战化建设困局,2017年9月,深圳市公安局成立无人机管控办,在此基础上于2018年3月组建无人机应用与管控攻坚团队(下称“攻坚团队”),致力于打造全国一流的信息化、智能化、集团化警用无人机指挥系统,培养“高精尖”警务无人机“飞手”团队。经过多年发展创新,深圳市公安机关已实现警用无人机规范化管理,并在执法执勤、应急救援、疫情防控等实战场景中得以广泛应用。

筑牢根基

加强人才队伍建设

更换电池,检查遥控器,将无人机放在空旷的平地上,随着指挥人员一声令下,一架架无人机在螺旋桨的呼啸声中缓缓起飞,在空中展示“十字平移”“360度自旋”等高难度操作。这是前不久深圳市公安局龙华分局在大浪警校举行警用无人机驾驶员培训班结业仪式时的场景。当天,龙华公安分局32名优秀学员通过警用无人机实操考核,获得警用无人驾驶航空器驾驶结业证,正式成为警用无人机“飞手”。

“目前深圳警队有近300名持证‘飞手’,深圳市公安局要求每个公安分局都要建立5~8人的专职警用无人机飞行队。到今年年底,每个派出所都将有1~2名持证‘飞手’以及配套的无人机装备。”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治安处副处长邓伟辉告诉记者,“深圳公安自2012年便开始探索警用无人机应用,但长期以来,受制于各种因素,无人机警务应用工作存在专业‘飞手’数量少、基层一线使用率低、‘不会用、不愿用、不敢用’等问题。印象最深的一次紧急拉动测试,全局100多台无人机,只有30几台处于备战响应状态,剩下的70%有的是坏了待维修,有的是没电了,有的‘飞手’在忙其他警务工作,还有的‘飞手’由于长期未上手实操,无法顺利完成任务。后来我们总结出一点,要解决用的问题,首先要解决人的问题,没有专业人才队伍,一切都是空谈!”

2017年9月,深圳市公安局成立无人机管控办。与此同时,深圳警队第一批警用无人机专业持证“飞手”培训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民警艾蕾蕾回忆道:“2017年,以全省公安机关警用无人机比武演练活动为契机,深圳市公安局在各单位、各警种中海选出32名民警参与为期两个月的全封闭集训,培训企业的技术人员与参训学员全程捆绑教学。当时尚无针对无人机警务应用的系统化课程,大家就把偶发性无人机警务应用场景归纳总结,白天训练,晚上讨论技术问题。虽然最后比武演练活动因故取消,但当年参加集训的学员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回归各自岗位后,纷纷成为各业务口警用无人机应用的骨干力量。”

记者了解到,在深圳警队要想成为一名警用无人机持证“飞手”,必须获得深圳民航局认可的AOPA执照,或者公安部警航办颁发的警用无人驾驶航空器驾驶执照。每年,深圳市公安局及各公安分局都会组织专门的培训考核,同时警队内部也会组建人才库,选拔出经验丰富的小教官,以“传帮带”的形式提升“飞手”技能水平。

立足当下

深化警务实战应用

“警方提示,入深人员请扫码登记,摇下车窗接受检查,谢谢您的配合。”疫情防控期间,广深高速公路皇岗收费站检疫点,入深车辆出现排队现象。这时,一架悬挂申报二维码的小型无人机低空慢飞,一路漂移喊话,提醒司机进行入深申报。沿途等候的司机闻讯纷纷摇下车窗,拿出手机扫描二维码进行申报,有效提高了通行效率。据测算,自应用无人机宣传、飞挂二维码以来,各卡口车辆通行效率提升了2倍。这是深圳公安无人机警务实战应用的一个缩影。

无人机作为一种机动化空中传感器,在信息搜集和灵活机动性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如何将这些优势与警务实战相结合,发挥出无人机的最大效力?深圳公安给出的答案是:规范化管理,实战化培训,个性化运用。

无人机要用好,首先要管好。2018年6月,攻坚团队仅用3个月便完成了“深穹平台”核心功能开发,通过对在线飞行无人机实时监测、异常情况预警、历史轨迹查询等方式,对民用、商用、警用无人机进行规范管理。

“打开‘深穹平台’,进入警用无人机管理模块,‘飞手’值班备勤实时状态、各公安分局的无人机电子台账一目了然。”艾蕾蕾一边演示操作,一边向记者介绍道,“警用无人机统一规范化管理后,指挥调度效率显著提高。即便是在大型活动安保工作中,数百台无人机齐上阵也能做到分毫不乱。”

实战化应用必然少不了实战化培训。然而现阶段,各类无人机培训机构课程都侧重于飞行技能,无人机隐蔽侦查、绘图标记、远程交通事故处置等警务实战技能只能靠“飞手”在日常工作中自我探索总结。对此,深圳公安在无人机“飞手”常规培训基础上,以贴近实战、解放警力为目标,每年强化推广应用,开展警用无人机练兵比武活动,以赛促训,并组织开展送教到基层活动,培训无人机业务骨干和小教官,进一步挖掘基层平台应用能手,提升无人机一线警务实战能力。

无人机警务实战是个笼统的概念,不同警种、不同片区的警务工作都各具特点,对警用无人机的硬件配置、使用方式也各不相同。深圳公安充分考虑各警种、各单位的警务需求,摒弃大水漫灌式的粗暴推广,采用科学配置、个性化运用,结合“深穹平台”的统一调配,真正实现资源对口。另一方面,警用无人机实战化、常态化运用又能创造更多的上手实操机会,反哺公安“飞手”团队。

在今年疫情防控工作中,深圳公安利用无人机挂载喊话器进行空中传递抗疫重要信息;低空悬挂疫情登记二维码,方便入深车辆申报登记;加装红外热成像测温仪,对体温异常人员进行监测。

在应急救援方面,面对山地景区“驴友”迷路失联等警情,深圳公安使用挂载红外双光镜头的警用无人机展开山地搜索。在警力无法及时到达现场的情况下,通过无人机挂载投放药品、饮用水及食物等急救物资,充分把握救援时机。遇到一些偏僻区域没有通信信号时,使用警用无人机挂载信号中继设备,飞往信号盲区,建立通讯联系,方便救援。

在协助交通事故现场勘查方面,警用无人机通过挂载可见光变焦镜头、3D电子扫描仪等设备,与计算机视觉技术、图像与视频处理技术、信息管理技术相结合,可实时确定涉事车辆位置,快速还原交通事故发生场景,获取关键证据,为事故责任认定提供支持。

创新引领

培养精英“飞手”与“去飞手化”并进

8月17日,在深圳5G智慧之城发布会上,深圳市市长陈如桂宣布,深圳市实现5G独立组网全覆盖。深圳也由此成为全国乃至全球首个实现5G独立组网全覆盖的城市。攻坚团队成员们为这一刻已等待多时。

在推动警用无人机系统与公安业务深度融合方面,深圳公安不仅走在同行前列,更走在时代前沿。这一方面得益于深圳作为“无人机之都”的先天区位优势,另一方面离不开攻坚团队紧贴实战、敢为人先的“攻坚精神”。

据了解,攻坚团队早在两年前就着手规划搭建“深鹰”警用无人机应用平台,这是一个互联网深度融合的指挥调度和视频回传多功能应用平台,投入应用后能对深圳警用无人机进行组网,实现指挥调度、智能应用、大数据应用三大功能,联通大脑中枢(第三代指挥中心)及掌中终端(警务云终端手机),提升应用方式的便捷性,彻底告别以往单兵作战的方式,大幅提升指挥决策效率和效果。

但当时的无人机行业技术以及4G网络的传输速率还不足以流畅地支撑“深鹰”平台。“由于我们的设计规划太超前,需要停下来等等科技发展的脚步。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根据警务实战需求,与科研院校及生产企业紧密协作,在智能巡航、数据传输等功能上取得重大突破。”艾蕾蕾介绍道,“未来,随着‘深鹰’平台建成运行,我们设想的警用无人机常态化应用将朝两个方向发展,一方面是培养精英‘飞手’,另一方面是‘去飞手化’。所谓‘去飞手化’,是指在辖区治安巡逻工作中,利用自动巡航技术,设定多条固定航线,作为路面视频监控的高空视角补充。通过定点架设机巢,实现无人机自动起飞、自动返航、自动充电、实时传输,从而减轻基层一线常态化巡防压力。而在应对突发事件时,如山地搜救、野外侦查等,就需要我们的精英‘飞手’发挥专业技能。以前警用无人机的应用是技术引领业务,而现在我们是根据业务需求推动技术创新,未来更有无限可能!”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