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3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美国连颁新法 严禁过度执法

紧急医疗技术人员蔡斯·林德奎斯特(左)和心理健康临床医生卡雷·赛隆响应非暴力911报警电话,进行非武装人员执法。
5月31日,纽约市警察在布鲁克林大桥旁参与悼念活动,图中警官用“悼念带”遮住自己的徽章号码。
加利福尼亚州市民抗议警察暴行。
 

5月25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暴力执法导致非洲裔美国公民乔治·弗洛伊德身亡,引发全美各地进行大规模抗议活动,近20州的民众走上街头要求议会对涉事警察问责并进行全面改革。本期域外警讯聚焦美国各地对警察暴力、过度执法的法律改革措施。

●旧金山市

改革警察武力使用标准

旧金山市对警察制度的改革一直走在美国前列,旧金山警察局一直是美国警署的典范。早在2014年的佛格森动乱中,旧金山警察局就对警方使用武力的标准及司法程序作出重大改革,其改革政策也成为今年1月加州对警察使用武力标准改革的榜样。

今年6月9日,旧金山市市长布瑞德宣布对旧金山警务程序实施改革,加强警察问责制,防止警察在执法中过度使用武力。改革后的警察制度规定,旧金山警察将停止直接响应非刑事犯罪活动,在不涉及威胁公共安全的案件中,例如社区纠纷、流浪者报告和学校纪律干预等,将由受过训练的非武装人员代替执法,以减少警察部门与社区之间不必要的对抗。

布瑞德在6月9日的在线广播谈话中,表达了制约警察暴力执法的迫切性,特别是对针对黑人的暴力行为进行法律制裁,迫在眉睫。民权人士、电视评论员范·琼斯也加入了该谈话,并表示他在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推动警察制度改革,是因为黑人亚伦·威廉姆斯在被警察制服后死亡。据当时《旧金山时事报》报道,威廉姆斯在逮捕时因被警察多次踢中头部致死,警察局指控警察马克·安达亚过度使用武力,在没有正当理由下多次攻击威廉姆斯,然而在法庭审判时却被宣告无罪。

布瑞德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社会的不平等导致很多问题需要警察去解决,我们需要警察,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对警察责任制进行改革,继续寻找防止警察过度执法的方法,并且对那些得不到充分服务或者受到种族主义伤害的社区再投资。”

加强旧金山社区成员和警方的合作也是旧金山警方采取的减少警察暴力执法措施之一。据数据显示,社区成员和警方的合作使暴力逮捕率下降了47%。2018年6月至2019年8月,对警察歧视性执法的投诉为零,也没有涉及警察的枪击事件。

“在旧金山重塑治安模式可以为全国城市树立榜样。”范·琼斯说。旧金山市将在明年按照俄勒冈州西部城市尤金的“合作程序”制定计划,基于社区的危机方案雇用社会工作者和心理健康工作者,以应对非刑事犯罪行为的动乱。

●纽约州

将“扼喉”定为刑事犯罪

早在6年前,美国各州也曾因警察暴力执法致犯罪嫌疑人死亡事件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2014年,纽约市海湾街小贩埃里克·加纳因涉嫌贩卖私烟被警方逮捕,在拒绝戴上手铐后,警察用手腕扼住加纳的脖子,最后导致加纳窒息而死。此案后,时任纽约警察局局长比尔·布拉顿表示禁止警察在执勤时使用“扼喉”手段,但该案并没有推动对警察问责制的全面改革。

在弗洛伊德事件的刺激下,警察过度执法、暴力执法再次引发全国性抗议活动。6月16日,纽约州立法委员会废除了一项已有数十年历史的法律。该法律在20世纪70年代通过,以其章节“50-a”命名,主要是对执法人员的纪律记录进行保密,防止刑事案件律师就人事档案中的不相关信息对警察、消防员等进行盘问。但多年来,该法律也为大多数涉嫌警察不当行为的记录披上了一层面纱。在纽约,关于警察过度使用武力的正式投诉是不公开的。近年来,警察部门甚至以该法律为由拒绝透露涉案警员是否受到处罚。

废除这项立法,是6月18日纽约州议会通过的警察全面改革的措施之一,同时在其他法案中明确将警方对平民使用“扼颈”手段定性为刑事犯罪。该法案禁止警察在实施逮捕时使用“扼喉”或其他强制约束的方法,比如跪在嫌疑人的脖子上。任何被发现使用“扼喉”手段的警察,无论嫌疑人是否受伤,警察都将被以A级轻罪起诉。

在关于警察问责制的法案中,重申了纽约市民对警察活动进行录像的权力,并且禁止警察故意遮挡证件号码。

6月18日通过的警察改革法案得到了纽约州斯塔滕岛市议员黛比·罗斯的全力支持:“六年前,我们听到埃里克·加纳在海湾街的一家商店外被警察掐住喉咙并压在热水泥地上,向警方恳求了11次‘我不能呼吸了’,今天通过这项法案,对我的选民和我个人而言都非常重要。”

●加州

警察需制止过度使用武力的行为

7月22日,加利福尼亚州众议院议员克里斯·霍尔登介绍了一项新立法“AB1022”,对警察在目睹另一名执法人员过度执法时的责任和问责制定了明确准则。如果该法案顺利通过,警察的“调解责任”将包括身体力行地制止过度使用武力的行为。

霍尔登说:“当我们看到乔治·弗洛伊德被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用膝盖压脖子致死时,我们感到非常愤怒。但同样令人不安的是,警察目睹明显过度使用武力执法的行为,却没有进行干预。”

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规定,当警察在场并观察到另一名警察使用超出必要的执法手段时,有进行干预的责任。但法律并没有通用的衡量标准来确定一名警察在事实上已经进行干预。在弗洛伊德一案中,一名被指控警察的律师认为,由于该警察在案发时有询问监督警察是否应该将弗洛伊德转到他的一侧,因此存在干预行为。

新立法除了要求警察有实质性的行为制止过度执法,还要求警察实时记录并向调度或值班指挥官报告事件,以确定该警察曾试图干预。

“从1991年的罗德尼·金到2018年的斯蒂芬·克拉克,皆因警方粗暴执法死亡,加州在警察过度执法方面有一段糟糕的历史。在法律的保护下,这项立法赋予了警察做正确事情的权力。”霍尔登表示。

在加州即将颁布的新立法中,还包括禁止对向上级举报警察违法行为的其他警察进行报复,并要求对未进行调解的警察与过度、暴力执法的警察都采取惩戒措施。新立法对治安员也提出新要求,如果治安员被所属执法机构发现对市民过度使用武力,造成严重的身体伤害或死亡,或没有按照执法机构的政策要求在该事件中进行调解,将取消其作为治安员的资格。

(杨薇 编译)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