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2020年7月3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军号嘹亮

■刘国瑞
 

太阳刚露出笑脸,村庄就响起嘹亮的军号声。

那屹立在晨曦中,腰板笔直、吹响军号的是我的父亲。

我们家有一把祖传的军号,它陪伴着爷爷经历大大小小的战斗。它是我们全家的宝贝疙瘩,爷爷把它挂在全家最显眼之处,每天都要抚摸它、擦拭它,所以它至今锃亮,红绸飘扬。

每到“七一”“八一”“十一”等重要节日,爷爷都要把军号吹响,里面汹涌着涛涛的厮杀声,铭记着那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战役。

爷爷临去世前,手把手把乐谱及吹号方法教给父亲,“大武,这把军号来之不易,你要答应爹一定要好好保存。”

“哎!放心吧,爹,我一定会的!”爷爷和父亲眼里都泛着泪花。

打那以后,村外的后山上,每天都会听到父亲的练号声,滴滴滴答,滴滴滴答,滴滴滴滴答……或许父亲骨子里流着爷爷的血,军号声吹得和爷爷一模一样。

那天,全家人围在爷爷的床边,父亲吹响了熄灯号,爷爷在熄灯号中安详地闭上眼睛,从此再也没有醒来。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父亲第一次吹熄灯号,也是最后一次。

身为木匠的父亲用一生的工艺打造了一个精美别致的红匣子,红木原色,上面刻着一顶军帽,军帽上有一颗五角星,军号平时就静静地躺在红匣子里。

父亲说:“屋内有灰尘,怕落在军号身上。”我有几次央求父亲让我吹一吹,父亲总是说我太小,等我长大了就会教我。

村里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留守的人越来越少。村庄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平时街上很少见到一个人,冷冷清清。

“村民们请注意,村里决定从明日起在村委会院内举行升旗仪式,请所有村民按时参加。”大喇叭里的声音传进家家户户。

村支书不知采纳了谁的建议,每天早晨均进行升旗仪式。

父亲每天精神抖擞,一早就吹响起床号。村民在集合号中到大队部院内集中,升国旗,奏国歌。父亲吹着冲锋号,嘹亮的号声刺激着人们沉睡的神经,人们如同看到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一个个冲锋陷阵的战士在召唤。

第一天,国旗升起、国歌奏响的那一刻,很多人眼里含着泪水。打那以后,村庄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难以抑制的兴奋。村支书带领一班人把村庄的道路打扫得干干净净,统一粉刷了墙壁,仿佛走进一个新建的乡村。山青了,水绿了,就连麻雀、喜鹊都叫得比原来欢。

久而久之,人们形成了习惯,只要一天听不到军号响、看不见升国旗,心里就空落落的。

看,国旗,家乡升起的国旗!外出回家的人远远地看到飘扬的国旗,心里倍感亲切,在嘹亮的军号声中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渐渐地,他们看惯了家乡飘扬的五星红旗,听惯了家乡每天嘹亮的军号声。

他们说,每天只要听到军号声,就好像听到母亲在召唤他们回家的声音。他们不走了,要把学到的知识用在家乡。

有记者来到村庄,拍下了村里的升旗仪式。大幅摄影图片《军号嘹亮的村庄》上了报纸的头条,沉寂的村庄沸腾了。

一辆辆旅游观光车开进了村庄,村里建起了井然有序的生态庄园,道路也畅通了。村里的生态产品也一车车飞向全国,飞向了世界。

那把军号被父亲擦得锃光瓦亮,吹得越来越嘹亮。

 
3上一篇  下一篇4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