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烦心事转暖心事 来回跑变一站通
中山“调解超市”化解矛盾纠纷高效便民
本报记者 林镇佳 通讯员 刘颖清
群众在“调解超市”内接受“一对一”调解服务。 本报记者 王正 摄
经专业调解,一名当事人签订调解协议。 本报记者 王正 摄
疫情防控期间,驻点调解员通过网络“云调解”。 本报记者 王正 摄
 

在中山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有这么一个“超市”。虽叫“超市”,但卖的不是琳琅满目的商品,而是免费、快捷、高效、便民的“一对一”调解服务。

2017年以来,中山市两级法院在中山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共同建立6个门诊式“调解超市”,分别是诉前联调工作室、道交纠纷调解室、劳动争议调解工作室、律师调解工作室、家事纠纷和为贵工作室、金融消费纠纷调解工作室,工作日有6名专职调解员驻点办公。自成立以来,“调解超市”已成功化解超9000件纠纷。

免于奔波

“调解超市”就在立案窗口旁

“我今天本来想立案起诉雇主拖欠工资的,在工作人员的建议下,决定先通过调解的方式来处理。”4月23日上午,王先生在中山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告诉记者,原本他以为不立案改走调解程序又要折腾一番,没想到在旁边的“调解超市”就能解决,“真的非常方便。”

“当事人来到中山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后,先找立案部门起诉立案,立案窗口人员在审查过程中发现适合调解的,会劝导当事人选择调解。我们有专责劳动争议的调解员,也有专责金融消费纠纷的调解员,纠纷属于哪个类型就分流到哪个窗口,调解起来也更有针对性。”中山市中级法院立案一庭副庭长苏庆添介绍,市民在劳动、交通事故、保险、物业、民间借贷等方面遇到纠纷时,可在立案前到窗口申请调解。调解无需任何费用,调解未果的,法院将启动立案绿色通道,直接将案件转交诉讼立案窗口,无需市民跑腿。

据了解,2017年以前,调解组织尚未入驻法院,案件调解过程相对繁琐,容易造成当事人对法院不信任或因信心不足放弃调解。“现在立案窗口劝导当事人进行调解时,因‘调解超市’就在旁边,当事人不仅免于奔波,而且能直接找到对应的专业调解员进行调解,当事人也更放心接受我们的建议。”苏庆添说。

“一站式”解纷

港籍高管拿回上百万元津贴

2019年8月,一宗港籍高管被欠资百万元的劳务合同纠纷案,经过调解员的多次沟通协调,最终促成双方当事人达成一揽子解决方案。

原来,香港人陈某2004~2018年受雇于中山市三家同一老板投资的企业,担任首席运营官兼法定代表人。从入职开始,企业老板承诺一次性支付陈某离休后高额职务津贴及养老津贴,但直至陈某离休,老板的承诺一直没有兑现。陈某于是将三家企业诉至法院,要求判令支付其津贴。

2019年8月2日,陈某接受立案窗口建议,找到“调解超市”的劳动争议调解工作室。接到案件后,调解员傅静立即着手审阅案件材料,掌握争议的缘由、证据材料,并通过电话联系双方当事人,了解具体情况。

“在该案调解过程中,各种细节问题层出不穷,遇到问题我们就会请教调解法官,调解法官不仅详细告知我们各项法律依据,为我们答疑解惑,还与我们分享类似案例,给我们在调解过程中寻找切入点提供了很好的参考作用。”傅静告诉记者。

在沟通过程中,傅静得知陈某与三家公司的投资人是老朋友后,一方面劝导陈某顾及多年友谊,另一方面向其耐心解释内地劳动法律法规,使陈某明白其诉求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即使开庭审理也得不到法院支持。慢慢的,陈某的态度不再强硬,并表示其诉讼金额可以降低。8月12日,三家公司同意共同支付110万元,并与陈某终止劳动合同。28日,双方当事人到劳动争议调解工作室签订调解协议,调解员陪同双方当事人到银行转账,陈某在确认款项到账后提交了撤诉申请书。

“在调解方面,我们和各类调解组织实质上是合作和指导关系,一方面要共同研究调解一些疑难矛盾纠纷,另一方面要推动各调解组织增强依法调解的能力。”调解法官陈品红表示,该宗涉港劳动争议纠纷得以圆满化解,为粤港澳大湾区多元解纷机制的创新发展提供了精品案例和实践样本。

履约有保障

可免费进行司法确认

“如果当事人担心即使有了调解书对方还是拒不履行的话,可要求进行司法确认,不仅免除诉讼费用,日后还可凭此申请强制执行。”苏庆添告诉记者,司法确认在非诉纠纷解决机制中起到保障作用,能及时有效解决人民调解中协议书的法律效力和强制执行力问题,既消除当事人的疑惑和担心,也提升诉前联调工作的社会认可度。

2019年12月底,陈某与林某因交通事故引发纠纷,陈某诉至法院,要求林某和保险公司赔偿其医疗费等共计25万余元。几乎同一时间,李某与孙某因交通事故引发纠纷,李某诉至法院,要求孙某和保险公司赔偿其医疗费等共计12万余元。

为快速化解当事人纠纷,节省司法资源,道交纠纷调解室调解员分别平衡这两起案件中索赔方与赔偿方的意愿,多次通过电话、微信等不见面方式与当事人沟通协调。今年3月2日,经当事人同意,调解员分别建立两起案件的调解微信群。4日,在调解员的见证下,两起案件的双方当事人、保险公司分别在中山法院诉讼服务中心“临时接待处”签订调解协议,保险公司分别承诺30天内履行赔付义务。

调解协议达成后,双方都担心对方会变卦,于是听从调解员的建议共同申请司法确认。调解法官对调解协议进行司法审查并出具民事裁定书,裁定调解协议内容明确,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调解协议有效。调解协议经过司法确认后,如果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苏庆添表示,进行司法确认可快速、便捷地解决此类纠纷,不但节约当事人的维权成本,还对接了调解和司法诉讼。

据了解,对调解协议予以司法确认的裁定书跟判决书一样,可以作为执行依据。2019年,中山市两级法院受理人民调解达成协议并申请司法确认案件3746件,审查并确认有效案件3746件,占比达100%。

“穿越”疫情

网上营业全方位“云调解”

“你那边能听到我的声音吗?”“看得清楚画面吗?”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调解超市”积极通过“云调解”方式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近日,驻点调解员就通过网上诉前调解,成功调解蔡某某诉黄某某劳动报酬争议案。

蔡某某与黄某某的纠纷始于2019年5月。蔡某某在网上立案申请中反映,2016~2017年间其在黄某某承包的工地工作。工程完工后,黄某某未支付其工资。经多次追讨,黄某某于2019年5月21日出具《欠条》,明确他欠蔡某某1.27万元,并约定自次月开始每月还款2000元。但之后一直未按时支付欠款,蔡某某遂起诉至法院。

调解期间,因蔡某某在广西、黄某某在四川,受疫情影响都不方便到场调解。调解员于是采用“互联网+调解”的方式,通过“广东诉讼服务网络平台”将在线身份认证、链上存证、在线调解、电子送达、云端执行以及其他各类调解服务转入线上进行,保障当事人足不出户即可享受全方位调解服务。

从“一揽子解决双方争议”的角度出发,调解员提出采用分期支付、逐月偿还的方案,取得当事双方的一致同意。出于对黄某某面临经济困难的理解,蔡某某也自愿放弃对违约金的追索诉求。最终,在劳动争议调解工作室的主持下,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黄某某分期向蔡某某支付劳务费共1.27万元。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