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场农妇导演的“虐恋情深”

谭国色 冯雅婷 邓玉倩 文/图
犯罪嫌疑人卢某某在接受审讯。
民警开展侦查。
 

“如果这世界上能让我用生命来换你复活,我愿意为你而死,可是我能让你活过来吗?”获悉素未谋面的“女友”因患绝症而将要离世时,阿超(化名)流着泪痛苦地给“女友”发送信息。为了凑钱给“女友”治病,阿超东拼西凑给其转账了10万余元。但遗憾的是,“女友”依然离其而去,甚至连最后一面,也是相识以来唯一那面都见不上。直至见到找上门的民警,阿超仍然不肯相信,他与“女友”的这段足以令苍天大地都为之感动的悲壮爱情竟是一个骗局。

家庭主妇沉迷网络赌博

1987年,卢某某出生在肇庆怀集的一个农村家庭。据卢某某回忆,其读完小学五年级便被其父亲要求辍学打工赚钱,以帮补家庭开支。后来经朋友介绍,其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并很快建立了家庭,先后生育了两个男孩。小孩出生后,卢某某独自在家带小孩,其丈夫则到阳江市江城区平冈镇一养猪场打工养家。2015年,卢某某带着2个儿子到阳江,与丈夫一起生活。卢某某的丈夫老实肯干,得到了老板的赏识,老板为其一家提供了住宿。平日里,卢某某负责打理家务、接送小孩上下学,养猪场后来改建为休闲园,其丈夫则早出晚归,忙于劳作。虽然赚的钱不是很多,但一家也不愁吃穿。

但是,日复一日清闲、单调的生活,加上与丈夫缺少沟通交流,卢某某逐渐觉得日子乏味,每天靠玩手机打发时间。在这期间,卢某某迷上了网络赌博。她通过加入一些非法平台,参与网络赌博。赌注由刚开始的20元、30元到最后的几百元一次,最多的一次她输了6000余元。这都是其丈夫辛苦劳作,交给她一点点攒起来的血汗钱。越赌越输,卢某某赌博输钱这个窟窿越挖越大。

迷上了网络赌博后,卢某某输了五六万元。为了不让丈夫察觉,她决定在网络交友平台上演“杀猪盘”式诈骗,以骗取钱财填补她赌博输钱的窟窿。

物色“猎物”化身贴心“女友”

2018年6月,卢某某在交友软件上遇到阿超,两人相谈甚欢,很快便互加了微信。

为了“钓”住阿超,卢某某在网络上找了一张美女的背影图片作为微信头像,称自己刚25岁,叫“杨丽雪”,未婚,在阳江做服装生意,并从其微信“朋友圈”找了一张卖衣服的微商店主的自拍照发给了阿超,谎称这就是她。33岁的阿超正处于找对象的阶段,于是很快和她确定了“网恋”关系。确定关系后,“杨丽雪”开始放长线钓大鱼,一步步上演她精心策划的“好戏”,让阿超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同年11月23日,“杨丽雪”问阿超次日能否到阳江陪她过生日,阿超答应了。过了一会,“杨丽雪”又发来信息说急需用钱,但阿超当时没钱,于是他把早已购买的生日礼物金项链卖了,换回2400元,将其中2000元转给了“杨丽雪”。次日,阿超如约来到了阳江。可是,让阿超失望的是,“杨丽雪”突然消失了,发信息、打电话均无回应。无奈之下,阿超在阳江待了几天后气愤地回了广西。

奇怪的是,等阿超回到广西后,“杨丽雪”突然回复了信息。还在气头上的阿超连番质问其为什么几天都不回信息。此时,“杨丽雪”委屈地坦白:那几天她生病住院了,医生叮嘱其不能玩手机,所以回复不了信息。听到女友住院,阿超怒气全消了,满是关心。“杨丽雪”很“聪明”,在收取阿超钱财期间也偶尔给其发点小红包。这一举动,让阿超为之感动,认为“杨丽雪”不是一个“拜金女”,并暗下决心要和其走下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杨丽雪”先后以到医院看病没钱、亲戚办喜事要给礼金、购物、服装店急需资金周转等为由,让阿超多次给她转钱,金额从几百元、几千元到1万元不等。几个月下来,阿超给“杨丽雪”转账40余次,总共转了5万余元。

一人分饰多角轮番施诈

2019年4月,“杨丽雪”给阿超发来信息,称其被小孩踩到致脾脏出血需住院治疗,但其缺钱。于是,阿超又给“杨丽雪”转了钱。

6月,阿超告诉“杨丽雪”,其有假期想到阳江和她相聚。7月1日互发信息后,“杨丽雪”又突然失去了音讯。担心“杨丽雪”病情的阿超,此时心急如焚,想方设法寻找“杨丽雪”的联系方式。7月8日,阿超终于联系上“杨丽雪”,并生气地质问其为何失联。“杨丽雪”故伎重施,委屈地表示:7月1日,其上厕所时突然晕倒,被家人送到医院急救,医生说其脾脏再次出血,还好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杨丽雪”还把医院的一些图片发给阿超,营造其在住院的假象。

在“杨丽雪”住院期间,为了不引起阿超的怀疑,卢某某并不经常以“杨丽雪”的身份与阿超发信息聊天,而是化身“杨丽雪”的姐姐“杨丽璇”,由“杨丽璇”回复阿超的信息,或将“杨丽雪”的住院情况告知阿超。期间,“杨丽璇”以为妹妹买药等借口让阿超多次给她转钱。

有时,卢某某一边以“杨丽雪”的身份给阿超发信息,叫阿超不用为其担心,并将其生病时网店卖衣服赚的钱转给阿超,告诉他今生无法做夫妻,要他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因为她的病苦了自己。另一边,卢某某又以“杨丽璇”的身份发信息给阿超,“发脾气”责怪阿超作为妹妹的男朋友却只会发微信,不能来照顾病重的“杨丽雪”。

听了“杨丽雪”和“杨丽璇”的这些“肺腑之言”后,因工作原因无法到阳江的阿超更加愧疚,下定决心要好好照顾未来“妻子”。一次,“杨丽璇”向阿超诉苦,因为妹妹病重服装店已停业,家里的钱也已经花光,为了一家生计,她打算重新开服装店,但没有启动资金,于是找阿超“借”。后来,阿超二话不说又给“杨丽璇”转了1万元。

就这样,卢某某一会饰演“杨丽雪”,一会饰演“杨丽璇”,有时还饰演“杨丽雪”的弟弟,轮番与阿超发信息聊天,让阿超转钱,但始终不肯接视频聊天。

谎称“重病”上演生死虐恋

2019年11月28日,“杨丽璇”告诉阿超,“杨丽雪”最近总是腰痛,怀疑妹妹患的是家族遗传病,并称该病死亡率极高,需要10万余元手术治疗费。

听到“杨丽雪”的病情这么严重,伤心至极的阿超当天就请假从广西来到阳江,希望能见“杨丽雪”最后一面。但当阿超到阳江后,不管是“杨丽雪”还是“杨丽璇”,均没有回复阿超的信息,更没有接听电话。阿超担心“杨丽雪”已病逝,于是急匆匆跑到阳江市人民医院,向医护人员查询“杨丽雪”住在哪间病房,但却被告知该院并没有“杨丽雪”这个病人。阿超在阳江等了两天,依然等不到“杨丽雪”的任何消息。

11月30日,“杨丽雪”突然发来信息:“孩子,我们小雪已经走了,你是叫阿超吧,可怜我女儿刚刚走的时候还念着你。”

“伯父,你让我去看看丽雪吧,求求你告诉我,你们在哪里。”

“孩子,不用来了,在广州送火化了。”

原来,“杨丽雪”病逝后,卢某某又以“杨丽雪”父亲的身份给阿超发了以上信息。原本以为这出“狗血剧”就此剧终,可是卢某某还是舍不得收手。

12月7日,就在阿超为“女友”的离世伤心欲绝时,“杨丽璇”又发来信息,称妹妹走后家里欠了很多钱,现在别人都催着还钱,再次问阿超“借钱”。此时的阿超不仅心已经被掏空,钱也被掏光了。于是,阿超让“杨丽璇”用房子到银行做抵押贷款还钱。“杨丽璇”却说,抵押需要5000元手续费。最后,阿超又转了5500元给“杨丽璇”。

至此,阿超总共给“杨丽雪”“杨丽璇”转账62次,逾10万元。

民警奔赴农庄骗局曝光

自从“杨丽雪”病逝后,阿超便无心工作,终日用抽烟喝酒来麻痹自己。在朋友的关心询问下,阿超才讲出了自己的“网恋”故事。朋友一听,均认为阿超遇到了电信诈骗,并让阿超到公安机关报案。

2019年12月24日,阳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反诈中心接到一条线索:江城区平冈镇一名叫卢某某的女子涉嫌电信诈骗犯罪,迅速成立专案组进行侦查。民警很快查清了犯罪嫌疑人卢某某的真实身份及住址。当天下午5时许,专案组展开抓捕行动,成功在一养猪场改建的农庄宿舍内将一边照顾小孩一边玩手机的卢某某抓获。

经初步审讯,卢某某对其以一人分饰“杨丽雪”“杨丽璇”等方式诈骗阿超钱财的作案事实供认不讳,并交代其诈骗得来的钱大部分用于网络赌博,一小部分用于生活开销。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