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12月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莫高窟:美与爱

谢锐勤 文/图
 

余秋雨说: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一千年而始终活着,血脉畅通、呼吸匀停,这是一种何等壮阔的生命!一代代艺术家前呼后拥向我们走来,每个艺术家又带着喧闹的背景,在这里举行着横跨千年的游行。

在这里,我看到的不只是卓越的艺术、文明的力量,还有宗教的情怀。如果没有强大的使命感支撑着艺术家的内心,他们会时时刻刻感受到戈壁滩的荒凉与寂寞,感受到洞窟中的黑暗与枯燥。正是这种使命感,使他们在荒凉中感受到神的关爱,在寂寞中寻找到心的充实,在黑暗中看到来世的光明,在枯燥中体验到彼岸的乐趣,生命在坚持中得以绚烂地怒放。

这是一种对美好人性的追求。他们在故事中宣扬了神性的博爱与善良,在教义中展现了人性的洁净与纯真。这种洗礼和熏陶在仰视和感悟中走向天人合一。

这是一种对现实世界的超脱。他们在壁画里表现了狂欢,错乱了时空,释放了欲望,拥抱了美梦。生命在天马行空中自由驰骋,艺术在神采飞扬中绽放光芒。

这是一种对极乐世界的向往。他们把最神圣的形象留在壁画上,用最优美的舞姿、最绚丽的色彩装扮了神的伟大,这是一种圣洁的沉淀、一种恒久的向往。

史学家用严谨的数字和标准的文字记录正史的变迁;画家用黯淡的水墨和丰富的色彩表达人物的思想;作家用灵气的文笔和博大的思想领悟心的幻境;而莫高窟壁画,在历史上首创运用线条和色彩的诉说,表达佛经文化的深邃寓意和人对理想境界的追求和向往。

台湾民谣之父胡德夫在《最最遥远的路》一诗中写道:“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来到以前出发的地方。”一个飞天的舞姿,风靡了中国,也风靡了全世界。这不是偶然,全世界的人对美的追求都一样,对爱的需要也一样。或许,这才是支撑莫高窟走过一千多年的真正原因,也是莫高窟得以在历史轮回中总焕发出新生命的内在原因。今天的惊叹和叹息,不都是希望历史能再现那场人马喧腾、载歌载舞的游行吗?能再创神奇飘逸、天人合一的飞天吗?

一百年前,斯坦因拉走无数的经卷和画卷,但拉不走这个伟大民族无穷的智慧和创造力,只要我们足够强大与自信,足够尊重文化和艺术,那么莫高窟将永远存留心中,我们也完全可能再造一个莫高窟般的经典。

我坐在返程大巴上,蓝天依旧深远,戈壁依旧空旷,阳光越来越强烈,眼前仿佛出现一幅30公里的壁画画卷,世间那些最缤纷的色彩,似乎又在举行着波澜壮阔的游行……

 
3上一篇  下一篇4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