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2019年12月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冬晒暖儿

李甫辉
 

立冬后天气一直不太冷,但这两天突然阴冷下来,看天气预报,今年首次的寒潮已然袭来。气温下降,北风不停地吹,欲雨未雨,在这样的寒凉里,我是分外盼想冬晒暖儿的。

冬晒暖儿,即冬天日出时,在太阳下晒晒,暖和暖和身子,那是令人享受的。我还记得童年冬天村里晒暖的情形,那时我们称之“向太阳”。连天的冬阴,终盼来早间的日出,村里的老老小小便赶趟儿似地全都出了家门,在村落各处的屋墙角、草堆旁、柴垛边等向阳背风处,或坐或站,唠嗑互语,纵情地晒暖儿。

我的家人也随大流。妈妈早将屋室的衣箱搬出,打开摊晒在门前的石台上,以便杀菌去潮。祖母坐在椅上,埋着头仔仔细细地用面糊糊鞋样壳儿。我们孩子最快活了,在土禾场上追跑、欢闹,游戏不已。太阳熔金般地烤晒,禾场边竹木散发出清新的气息,地上,日出前浅铺的那层薄薄的白霜,已随着日出照晒消融,空气里侵人的寒意渐没有了。

太阳爬上头顶时临近中午,孩子们的身子已晒得热乎乎,大人们开始进屋烧午饭。柴烟袅绕各家的屋顶,不一会儿,饭菜烟火温香弥散屋内外,午饭己烧熟,小伙伴各回各家吃饭。铁锅里炒炖的菜,多是打过霜的白菜萝卜,入口鲜香。孩子们用大白瓷碗端着饭菜,走到屋外的太阳下,蹲着,站着,坐着,嘴里呼呼哧哧地吃。吃饭兼晒暖儿,饭菜分外香。

小学时,小伙伴们冬天在教室外墙根晒暖,创新出了挤油的取暖法。十来个孩子靠墙站起,小个儿夹中间,大个儿排两旁,两边适当用力向中间挤,中间的孩子很快被挤出后,再补充两边,孩子们忙活得满脸通红,乐此不疲。老师们有时也参加进来,总反复提醒注意安全,他们实是呵爱我们得有些迂了。那些河面结冰、寒冷异常的日子,我们就是这样地度过去了。

上初中后,我爱上了学习,寒假时常在老家屋旁一边晒暖儿一边看书。看书疲困了,为作调节,我常帮母亲做些家务活。记得一次到菜地拔萝卜,鲜灵灵的红皮大萝卜一个个从土里拔出来,熠熠冬阳下,母亲施猪牛粪肥种出的一畦畦蔬菜青灵翠闪。我那时劳动着,看着,多么兴奋快乐啊。

年少的时光很快过去,如今我已过不惑之年,繁杂尘事早使我于先前有些隔膜了,然而我总不能忘怀那些年冬天的晒暖时光。现在,每冬日居家有太阳,我总喜欢搬一把椅子,到我家屋后的小院子里坐着看看书,晒晒暖儿,仿佛置身故园厚土,我的内心也宁帖且安适了。

 
3上一篇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