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 2019年12月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平原猎人

吴建
 

立冬过后,江海平原上水稻、黄豆等秋粮都收割殆尽,麦苗、油菜等越冬作物全匍匐在地抵御严寒。草枯叶落,原野上无遮无挡,黄鼠狼、碳猫(一种偷食家禽的土猫)等没了藏身之地,只好躲进农民堆积的稻草垛里,正是猎人们捕猎的好时机。

平原上飞禽走兽少,更没有凶猛的野兽,因此也没有专门以捕猎为生的猎手。江海平原上的猎人主要活跃在冬闲时日。他们的捕猎工具一般有一张长两丈有余、宽七八尺的大网,一根削尖了的长竹竿,以及一把自制的土猎枪。猎枪木柄铁管,约一米来长,子弹是黑火药铁砂子,一枪放出去,几里之外都能听到枪响。此外,他们都有一只凶猛的猎犬,平时训练有素。

猎人们多半在下午活动,一则此时暖和,适宜户外运动,二则黄鼠狼、野兔等此刻都饥肠辘辘,正等待时机、蠢蠢欲动。猎人们牵着猎狗走村串户,每到草垛处,他们便放猎狗围着草垛转悠,猎狗摇头摆尾,边走边嗅,遇着藏有黄鼠狼的草垛就狂吠不止。于是,猎人迅速将网罩在草垛上,箍得严严实实,接着用竹竿往草垛里平刺,嘴里还“嗷、嗷”大叫以张声势。不一会儿,吓破了胆的黄鼠狼终于按捺不住,惊慌失措地从草垛深处窜出向外逃,但一钻出草垛就撞在网上。敏捷的猎狗一看见黄鼠狼就猛扑上去,张口咬住,黄鼠狼当然敌不过猎犬,乖乖地成了猎人的俘虏。堆得整整齐齐的草垛被猎人弄乱了,但主人决不会责怪,因为黄鼠狼偷吃家禽,农民们对它恨之入骨,都欲除之而后快。也有狡猾的黄鼠狼,一听到狗叫,情知不妙,没等猎人张网就从垛里逃出,但机敏的猎狗早已看到,立即紧追不舍。黄鼠狼善于奔跑,猎犬往往追上好几里才将其捉住。打野兔最难。兔子极为警觉,一有响声便立刻逃窜,而且奔跑速度极快,连猎狗也难撵上。这就需要动用猎枪了。猎人大都枪法较准,基本一枪打中,如果第一枪没打着,那就没指望了,因为野兔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一冬下来,猎人们个个都能猎获上百只黄鼠狼或野兔。他们将打来的猎物剥下皮毛,晒干出售。黄鼠狼皮、兔皮都很贵重,在六七十年代一张黄鼠狼皮能卖好几元钱,一个冬季猎人靠打猎就能狠狠赚上一笔,也算发了个小财。黄鼠狼肉、兔肉鲜美肥嫩,猎人自己吃不完,就送给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当时人们生活条件不好,餐桌上鱼肉极为鲜见,但亲友邻居得到这些野味,除了尝尝鲜外,其余的都舍不吃,而是腌制起来,留待过年招待客人做几盘高档菜。

平原猎人除了冬闲猎取黄鼠狼、野兔之外,平时基本无用武之地,只偶尔打打麻雀、野鸡,但这些并无经济价值,无非是为了嘴馋时打个牙祭。

如今,平原猎人已很少见,一是国家提倡保护野生动物,维护生态平衡,二是老猎人大多不在人世,他们的后代又不愿学习这技能。改革的大潮汹涌澎湃,虽然黄鼠狼、野兔们并没有绝迹,猎人们的后代却有了更广阔的生活天地。

 
下一篇4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