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2019年12月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涉黑庭审情节“戏剧化”,却不能当戏看

马涤明
 

11月18日,重庆市大足区法院开庭审理尹光德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案时,法庭调查环节出现戏剧性一幕:“黑老大”尹光德当庭指认主诉检察官唐浩是他的保护伞,申请唐回避。(11月19日“看看新闻”)

涉黑案件庭审中,主诉检察官竟被指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情节确实很“戏剧”,但公众不会当戏剧看:涉黑被告人与当事检察官究竟发生过怎样的纠葛?保护伞的指控,是据实举报还是诬告?公众层面急需权威结论。

当事检察官当庭承认,与尹光德是熟人,表示尹光德可以向纪委监委举报他。但当庭指认已经属于事实上的公开举报,相关部门应当将此视为线索介入调查。毕竟,被告人当庭举报检察官影响重大,不管是据实举报还是举报不实或诬陷,都应给各方一个交代。

而鉴于被举报人的身份为案件主诉检察官,相关问题涉及到案件检控的公正性,关乎司法的公信力,此一事件更应受到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笔者认为,当事检察官面对被告人当庭指认其为保护伞后的表现,是比较得体的:不否认与被告人的熟人关系,并建议其向纪委监委正式举报——彼时彼地,不宜申辩,交由相关部门调查,是最好的处理方式。有理无理,跟“声高”与否无关。

而涉黑被告人当庭要求主诉检察官回避,这也是法律赋予被告人的权利。审判长已明确表示,如尹光德及其辩护人提出明确的回避理由和事实,法院将其提交检方,由检察长决定唐浩是否回避。那么,尹光德当庭所说的“和浩哥也一起吃饭、喝酒,你也帮我协调关系;常一起唱歌娱乐,曾共同和一名谢姓歌手拍照留念;他帮忙协调关系,磋事情,我送过他现金一万多;你安排人来做业务,其他股东没同意,你认为我事情没办好,因此对我有意见……”这些情况是否属实,应是检方决定当事检察官是否回避的依据。

若不属实,当事检察官将继续担任第一公诉人。若存在诬告问题,举报人将承担责任。而若相关情况被查实,恐怕就不仅是当事检察官回避案件的问题了;若存在“一起吃喝娱乐”、“帮助协调关系”等情况,就算构不成保护伞,司法官员与企业主、黑道人勾肩搭背,绝不是小问题。若还有“接受现金一万多”这等事,问题就更严重了。

此轮扫黑除恶风暴以来,各地不断有重量级保护伞被揪出;在“不论涉及到谁”的语境下,公众有理由相信,任何人被举报保护伞问题,都会受到重视和调查。公众期待相关部门能够迅速介入调查,及时向社会公布真相。

 
3上一篇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