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2019年11月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买假索赔涉嫌“敲诈勒索”的未竟之问

张智全
 

2017年至2018年8月,湖北武汉的职业打假人柯先生花费现金42万余元,先后从5家商户手中购买无检验检疫的冻肉产品。2018年底,志在必得的柯先生将这5家商户告上法庭,要求10倍赔偿,索赔400万余元,并向当地监管部门进行了举报。就在法院就此索赔立案并进行第一次庭审后,柯先生遭到商户举报称其敲诈勒索。日前,警方已对该案发出了立案告知书。(11月6日《扬子晚报》)

敲诈勒索是我国刑法第274条规定的一款罪名,构成该罪须有“使用了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非法占用了公私财物的行为”。本案中,职业打假人柯先生购买42万余元的问题冻肉后向商家主张10倍赔偿,是否涉嫌敲诈勒索,在司法未作判决前不能妄加揣测,更不能先入为主地进行舆论审判。该案本身的多重疑点,都需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才能厘清其中的是与非,给公众一个明白交待。

在法理上,敲诈勒索罪的核心构成要件是行为人采用了威胁、要挟、恫吓等手段。如果行为人没有采用法律禁止的手段,则不能作为刑事案件处理。就本案而言,按照柯先生的自述,其在购买问题冻肉后,只是起诉5家商户要求10倍赔偿,并未私下与任何商户见面交涉。如果属实,当地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将柯先生知假买假的行为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似乎有点牵强附会。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商家售卖假的食品药品行为作出了“假一赔十”的惩罚性规定,最高法的相关司法解释对此也明确予以支持。在这种角度上,本案柯先生买问题冻肉主张10倍赔偿的行为,是于法有据。退一步讲,即使柯先生真如商家举报的那样,曾在电话中表示如不赔偿就向食药监部门举报,也属于通过合法路径解决问题,构不成犯罪。警方对此应拿出确凿证据,不能仅凭商家举报就对其立案侦查。

稍有刑法常识的人都知道,任何犯罪行为的成立,须以主观上的故意和客观上造成的损失为构成要件,二者缺一不可。具体到本案,柯先生的职业打假行为虽有牟利的主观故意,却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显然与非法占有的犯罪意图没有任何关联。同时,柯先生买问题冻肉后再向法院起诉索赔,也只是在走法定程序,商家实质意义上的利益损失尚不可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警方没有证据证实柯先生的行为系非法,且不能证明这种行为与商家的损失有因果关系,就不能作出刑事立案的决定。否则,就难以免除公众对警方“违法办案”的质疑。

不必讳言,现实中也有不少职业打假人借打假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对这种变打假为“假打”涉嫌犯罪的行为,警方依法以涉嫌敲诈勒索进行立案侦查是职责所系,但前提是打假人的行为应符合敲诈勒索的构成要件。就这起刑事案件而言,目前还有太多疑点需要被正视和解答,才能解公众之惑。当务之急,警方应让公众明白柯先生是否真正涉嫌敲诈勒索,而不是继续藏着掖着让舆论发酵。如此,才能真正让公众明白这是依法办案,而不是另有玄机或吊诡的未竟之问。

 
3上一篇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