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2019年11月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立冬的笙歌

孙宝海
 

伴随一场又一场的寒风,立冬的笙歌从遥远的天际传来,穿过枝头,在旷野蔓延,把彻骨的寒冷和冰凉的气息毫不客气地送进华北平原,来到每一户人家,堂堂皇皇地叩门而入。

古人称,冬,终也,万物收藏也。水始冰,水面初凝。地始冻,土气凝寒,立冬果然一出场就给人们一个下马威。立冬有三候:一候水始冰,二候地始冻,三候雉入大水为蜃。这样看来,立冬是一个季节的开始,也是一个轮回的终结。春天生长,冬季收藏,大地开始进入一个沉静的季节。

早晨起来,我在河岸散步,像是有了特异功能或是成了上界的神仙,张口就是一团雾气,能在空中荡荡悠悠飘出好远。寒冷在风里渐次增加了凌厉,裸露在外的脸、手、鼻、耳被冻得有些难以招架,田里劳作的人少了,树木枝叶疏朗,蝴蝶没了影迹,也没了蝉鸣和蛙叫,整个世界变得格外安静。

冬,就这样悄悄地来了。

原野上空的鸟儿拈着流韵婉转飞来,耀动的光像一片片金色的花瓣悄然洒落。放眼远望,田野里新长出的麦苗探出头来,覆盖在广袤的土地上,虽然天凉了许多,大地似乎瞬间又变得翠绿起来。

村口的老皂荚树,叶已落尽,平常隐藏在浓密巨大树冠上的鸟巢一览无遗,喜鹊悄悄地叼来枯枝,加固改造巢穴,窝里铺垫绵软的干草,准备迎接严寒的来临,它们是农人忠诚的朋友,憨态可掬,感觉只要窝且安在,就可以一板一眼地过日子。

记得小时候,每到这个季节,自己总是很忙碌,要帮大人忙活过冬的事情。最要紧的是拾柴火,霜降以后,树木、百草日渐枯萎,荒地上、树林里的草发了黄,干透了,一折就断。这时候,背上背篓,手拿搂柴扒去外面搂柴草。有时也到地里拣庄稼秸秆、根茎,帮大人迎着寒风用架子车把玉米秆一车车从地里拖到家门口。有了柴火烧,冻不着,有饭吃,饿不坏,这才觉得心里踏实。

明代王稚登曰:“秋风吹尽旧庭柯,黄叶丹枫客里过。一点禅灯半轮月,今宵寒较昨宵多。”在冬天里,红果绿叶基本上会丧失殆尽,就像行将结束表演的演员,不管你是情愿还是不情愿,早一会儿还是迟一会儿,还是要退出舞台,这是大自然亘古不变的规律。

现在,我坐在窗前,沐浴一窗初冬暖暖的阳光喝茶,窗外的天空依然纯净瓦蓝,平铺着一种恬静,一种温馨,一种旷远,一种梦一般的迷蒙,大起大落的万物渐趋平静,熙熙攘攘的过往,如我杯里的茶水,余味悠长,淡雅清香,纯真而亲切。

 
3上一篇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