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 2019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有话好好说

本报记者 尹利勇 通讯员 刘洪群 刘辉 徐岩 文/图
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在“说事评理”现场对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
 

7月10日晚8时许,深圳市宝安区西乡司法所的“说事评理”调解室灯火通明,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和法律工作者林燕纯、邱金水等正为解决一宗死亡纠纷而忙碌着。

“请再给我一杯水!”连续喝了两杯水的赵勇仕还说渴。调解室里开了两台空调,但赵勇仕用手往额头一抹,仍粘满了汗水。

死亡纠纷案件的调解由上午9时开始,死者家属方与酒店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5名资深评理员轮番进行说事评理,无果。下午,赵勇仕等司法所工作人员继续做双方的说服工作。至夜晚,矛盾纠纷调解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能否成功在此一举,司法所的法律工作者们不敢有丝毫的停歇……

● 启动“说事评理” 调解酒店死亡纠纷

7月4日,一名28岁的男子独自入住深圳宝安西乡街道一连锁酒店某房。次日下午,酒店服务员打扫卫生时发现该男子用毛巾挂着脖子吊在洗手间的玻璃门框上。经120医护人员到现场确认,该男子已无心跳,到场的法医初步鉴定为自缢。

死者家属方要求酒店方从责任和人道主义方面给予人民币20万元的补偿。经过多日双方协商未果,共同向西乡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鉴于死亡案件的调解难度,西乡司法所迅速启动“说事评理”调解程序。

经过西乡司法所人民调解员和法律工作者进行的案件资料收集,通知电脑自动抽取的评论员到场时间后,7月10日上午,西乡司法所调解室开启“说事评理”调解死亡案件纠纷。

现场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对“说事评理”调解程序进行了告知。随后,案件双方唇枪舌剑各述理由。

死者的父亲认为儿子既然登记入住酒店就与酒店产生合同行为,酒店应对其负责任。酒店经理则说,事发后酒店业务下滑,员工有心理阴影,要酒店赔偿20万元是毫无道理的。

在案件纠纷双方代表尽情陈述后,双方的其他人员补充诉求。等双方述说结束,现场5名评理员逐一对双方所说的事情进行评理。

一个上午的调解无果,调解员和法律工作者下午继续给双方做调解工作。下午临下班前,死亡案件双方均未达成协议。赵勇仕宣布调解暂停并对当天的调解进行点评,对死者家属提出的人道救助必须支持;深圳市对非因公死亡的补偿标准是8434元,应适当考虑死者家属的安葬费、来回路费和人道救助。酒店方要根据中国的国情和深圳的特点,从稳定的角度考虑,对死亡纠纷案件的处理越早解决越好。死者家属方主张20万元的赔偿是你们的权利,如果换位思考,有人跑到你们家里死了还问你们要钱,你们该怎么办?

傍晚6时许,西乡司法所传来消息,死亡纠纷案件双方都作出妥协让步,双方又回到调解室继续谈判。8时许,双方达成一致意见,死者家属方对死者自缢死亡无异议;酒店方从人道主义出发,支付死者家属方人民币34800元。死者家属方收到支付款后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向酒店方主张任何权利。

双方签订《人民调解协议书》,死者方家属接过酒店方的34800元现金,清点核实无误。酒店经理握着死者家属方代表的手说,欢迎再次光临深圳;死者家属方代表连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对司法所的处理很满意,他们尽职尽责,依据法律从人道的立场使我们拿到救助金,很感谢!”死者家属方代表说。

一宗死亡纠纷案件调解结束,赵勇仕宣布调解结束,双方如果反悔,可以到法院申请撤销《人民调解协议书》,方可重新申请主张。

● 首创“说事评理” 调解成功率达九成

“只有疑难杂症的矛盾纠纷案件才会启动‘说事评理’进行调解。”赵勇仕说,此次是他参与的死亡纠纷案件成功调解的第212宗,其中获得补偿最高的是143万元、最小的是5000元。

今年50岁的赵勇仕是四川人,曾在达州当过派出所民警,2010年8月到西乡司法所做街道办人民调解员至今,累计参与调解矛盾纠纷案件500多宗,获群众赠送锦旗60多面。

“差点就血本无归。”来自江西上饶48岁的何先生说。他曾想在西乡街道开一间休闲会所,与一物业公司商谈了几天,物业公司什么条件都答应,什么都说好。今年3月21日,双方签订了商业租赁合同,租期8年,何先生将22万元押金和转让费交给物业公司。然而,何先生到公安机关申请备案时却无法备案,原来所租赁的场地此前被警方查封过,尚有10万元的罚款未缴纳。

何先生随即要求解除合同并退款,物业公司则说可以帮忙转让,结果2个月过去根本无人愿意接手。说到退款,物业公司只答应退2万元。何先生以物业公司涉嫌诈骗为由报警,公安机关则认为这是经济纠纷,让其到司法所寻求帮助。

此后,何先生和物业公司参加了“说事评理”的调解,第一次物业公司只同意退还11万元。

“物业公司是要吃定我了,如果拿不回血汗钱,我肯定要闹!”何先生抱怨道,他为此事还清退招募好的员工,前前后后亏了5万多元。

5月16日,何先生和物业公司参加了调解,此次物业公司同意退还18万元,解除此前所签的租赁合同。“如果不是‘说事评理’,我一定跟对方拼命讨回血汗钱!”何先生说。事后,他用讨回的18万元在深圳与别人合伙开了一家贸易公司。

“‘说事评理’能较快的解决问题。”来自广东陆河27岁的超市老板彭先生说。去年10月3日,一名老人在其经营的生活超市内购物,拿了货品就直接走出超市门口,被工作人员发现后带到超市办公室。老人显得很紧张,工作人员遂拿凳子给老人坐,还倒了杯水准备递给老人。老人未及接杯就倒地不起,医务人员赶到后回天无力,经法医勘验初步认定为猝死。死者家属要求该超市赔偿220万元。

纠纷双方到西乡司法所“说事评理”现场进行调解。朝着尽快解决问题的共同目标,双方都作出让步,最终在5天后达成调解协议,超市人道救助和补偿23万元。

参与此次调解的赵勇仕说,老人身体有病,虽然超市没有过错行为,但把老人带到办公室,造成老人情绪紧张,有间接的诱因责任。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和广东省交通事故处理补偿标准,即人身损害赔偿标准,死者一次性赔偿为20年,而深圳市上一年度人均可支配48863元,约97万元;安葬费按深圳市上一年度人均工资水平7480元乘以6个月,约4.5万元;人身损害赔偿10万元。三项共计112万元,死者家属的供养在承担全部责任的情况下全部计算为125万元左右,推翻了家属220万的赔偿要求。参照人身损害赔偿的2折计算约为25万元,经不断的调解工作降到23万元。双方均表示满意,调解结束后,该超市给“说事评理”送来锦旗致敬。

据西乡司法所所长虞荣芳介绍,“说事评理”调解机制是类似人民陪审员的做法,由老党员、退休老干部、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社会各界贤达人士组成,形成278名评理员、33名首席评理员的固定调解队伍。在西乡街道遇到重大、疑难纠纷需要调解时,从评理员数据库随机抽取,到“说事评理”调解现场开展调解工作。2009年西乡首创“说事评理”至今,通过这一平台共调解矛盾纠纷487宗,其中成功调解460宗,调解成功率为94%;所调解的意外死亡纠纷案件没有发生一起起诉、民转刑和群体性事件。

 
下一篇4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