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狱警初心:探秘茂名监狱

本报记者 尹利勇 通讯员 阚淼 文/图
廖光能在巡查监区外围情况。
杨敏在开展教育转化工作。
潘康伟在做工作记录。
 

为了教育转化服刑人员成为守法公民,保障监狱的安全稳定,维护社会的安定团结,广东省监狱民警一直在默默无闻地坚守从警初心、履行责任担当,在工作中绽放青春与激情。近日,记者走进茂名监狱,一探监狱民警维护监狱安全的初心故事。

A

坚守一线36载

老狱警廖光能:“看好人头”是底线也是最高使命

从带班干警到监区领导,再重新回到带班的角色,工作36年,廖光能一直奋斗在基层一线。 1984年3月24日,作为全省劳改场所首次面向社会招聘的200个对象之一,20岁的廖光能被分配到粤东的广福劳改农场,成为一名办事员。

广福劳改农场四面环山,与福建省仅一墙之隔。

“除了山还是山,别说犯人,连自己都想跑!”刚到广福劳改农场时,廖光能心想:如此恶劣之地,如何实现人生抱负?但廖光能很快就调整了心态:自己一走,就少了一名看管犯人的干事,说不定就给犯人逃跑创造了机会。

定下心来后,廖光能每天带领五六十名囚犯在野外进行露天劳作,3年均未发生囚犯脱逃事件。

3年后,廖光能被调到位于粤西的石滩劳改农场。一直到1994年,廖光能看守的囚犯均未出现脱逃现象,但1994年那场台风给了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那年,台风过境后,狱方组织囚犯对编织箩筐的场地进行抢救。期间,一名囚犯利用台风对围墙的破坏离群逃跑。廖光能马上安排武警和箩筐厂老板押送囚犯回劳改场,自己则带领一批本地籍囚犯外出追逃。

“脱逃者是外省人,应该不会走太远。”廖光能要求追捕人员按照工作要求注意脱逃地周围一定范围内的可疑之处。4个小时后,脱逃者被抓回。

一参加工作就申请入党,到1994年成为预备党员,正值预备党员转正关键期却发生自己工作以来第一起脱逃事件,廖光能有点忐忑不安,但组织没有批评他,还肯定他应急处突的灵活变通能力。

在廖光能看来,监狱一线干警的核心工作就是:“看人头”、守安全。守住安全底线,是所有狱警的从警初心,也是最高责任。

监狱里的工作非常单调,每天都是三点一线式的生活:监区——饭堂——家里(宿舍)。对于狱警而言,一有疲倦,工作就会懈怠;稍有懈怠,监狱安全就可能出现漏洞。“牢骚也发,工作要干!”廖光能认为发牢骚只为减压,减压是为了更好地工作。廖光能时刻谨记1994年脱逃事件的教训,在此后的工作中,曾长达6年带领囚犯参与监狱基建工作,均未发生安全事故和脱逃情况。

B

继承父辈初心

狱警二代杨敏:春风化雨情动一对特殊父子

杨敏是一名狱警二代,其父1984年从部队转业后就被分配到石滩劳改农场工作,因而石滩劳改农场的一草一木均深深烙在杨敏儿时的记忆里。恶劣的环境和工作单调性,让杨敏暗自决定,长大后一定不当狱警。但高考填志愿时,父亲一句“男儿不当兵就应该当警察”说服了他,杨敏报考了警校。在选择工作时,父亲让杨敏选择偏僻的茂名监狱:“他们是一群有罪之人,需要你帮助他们好好改造;他们是一群可怜之人,需要你去帮助他们、挽救他们!”

监狱要安全,罪犯要拯救——这是父辈传给杨敏的从警初心。

2002年,杨敏成为茂名监狱的一名警察(1995年4月,石滩劳改农场改称广东省茂名监狱),先后在老弱病残监区和标兵监区等最具挑战性的岗位工作,一路从干警做到监区长。

六监区的李源东和八监区的李广桂,自入监起就是一对特殊的囚犯,他们的案件是一起惨痛的家庭悲剧。

李源东的儿子深陷毒害,并多次暴力索取钱财。在一次剧烈争吵打斗中,李源东和父亲李广桂打算联手教训一下不争气的儿子,谁知错手将儿子打死。李源东及其八旬父亲最终被法办到茂名监狱服刑。

而杨敏曾管过这对特殊的父子。

“爷爷杀孙,心理负担特重,茶饭不思;父亲杀子,且为‘二进宫’,也曾暗生自我了断情绪,改造不积极,对警察爱理不理。”杨敏向监狱反映情况,经同意,为缓解该对父子的负面情绪,逢年过节特意安排李广桂父子团聚。同时,协调伙房每天给嚼不动米饭的李广桂准备鸡蛋粥,改善身体情况,并依法给李广桂办理保释。

后来,杨敏获知李源东还有一桩心事:李源东一事实婚姻所生女儿已快7岁,却一直未能上户口,即将面临无学可上的窘境。

于是,杨敏协调监狱主动与教育部门联系,又协调当地司法、民政和公安部门,把李源东的妻子和女儿带到监狱后完成婚姻登记和亲子鉴定手续。

因坐牢,李源东上次见女儿还是她3岁时。2018年9月11日的那次亲情会见安排让李源东倍感意外。在会见现场,坐在怀里的女儿一句“爸爸,我在家好好听话,认真读书,我们等你回来”让李源东哭成泪人,情绪也得到彻底释放。

杨敏说,自从见到女儿后,李源东非常积极地改造,仅劳动报酬就差不多翻了两番,因改造积极还获得了减刑的机会。

C

在开拓中成长

“90后”狱警潘康伟:创新“中年人谈法、年轻人谈心”工作法

2014年加入茂名监狱警队的潘康伟是一名“90后”,他在工作中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中年人讲法,年轻人谈心”好路子。

“监狱就是个小社会,就算是新警察,也会遭人冷眼。”潘康伟回忆说。刚到监狱工作时,一些中年囚犯不服从年轻干警管理,说话语气也颇有“欺人”之味。说到底,他们就是知道年轻干警经验不足,无法树立威望。

潘康伟所在的第三监区,既有多年蹲监的中年囚犯,也有年轻的“刺头”,均不好对付。跟班学习一年后,潘康伟开始自主带班。面对百余号人的队伍,潘康伟对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是谨言慎行。通过虚心请教和不断摸索,潘康伟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并在2016、2017、2018年年度考核获评“优秀”。

这些成绩背后与潘康伟摸索出来的工作法密不可分。

“中年犯最关注的是案件,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被判重了,但他们几乎都是法盲,都是感性地看待自己的案件,所以心结很重。”潘康伟介绍说。他法学专业毕业,又熟悉司法程序,于是把每个囚犯的案卷拿出来,挨个和他们讲解案情。听了专业分析,囚犯们从法理方面明白判刑的依据,也不再叫屈喊冤。

囚犯武甘,55岁,因信用卡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7年9个月,于2016年5月投监服刑。同时,该犯的妻子也被判6年多,在女子监狱服刑。

夫妻俩双双入狱,武甘觉得人生已无意义,再怎么拼搏也弥补不了自己的罪行,故在改造期间性情暴躁、消极怠工、不服从管理,在短短半年中就被扣劳动改造分300余分。

在耐心与武甘谈心后,潘康伟发现其在处理信用卡还款环节出现问题。于是,潘康伟运用专业的法律知识,逐一解释武甘的犯罪行为,将其“诈骗罪”的心病化解。

一年下来,监区囚犯对潘康伟刮目相看。在这帮中年犯眼里,潘康伟不再是一个年轻、经验不足的干警,而是随时可寻求帮助的“法律达人”。

“相比中年犯,年轻犯更关注自我,他们的特征表现得非常明显:活泼、群聚、易受带头人影响。”潘康伟表示,自己也是年轻人,做年轻人的工作也有自己的一套。

囚犯刘平,21岁,因抢劫罪被判刑3年半,属“三无”人员(无会见、无汇款、无通信),进监后改造不积极,还带领一帮年轻犯抵触改造。

潘康伟从其他囚犯口中得知,刘平喜欢网络游戏。而潘康伟也是网游爱好者,于是他有空就和刘平闲聊游戏的玩法和心得。每谈到一个“英雄”(游戏角色),刘平就两眼放光,格外兴奋,二人颇有相见恨晚之感。

“你知道吗?会玩游戏的人,都是特别聪明、有出息的人。你早点出去,还能闯出一番大事业!”潘康伟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戳中刘平的痛点。原来,父亲曾对刘平期望很高,出事后大骂他“无用”,之后从未进监探视。而潘康伟此语,正是他详细了解刘平家庭情况后准备的。

此后,刘平像变了个人,不仅个人积极改造,还带领监舍的年轻犯加入到争取减刑的行列中来。

(文中囚犯均为化名)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