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护龟使者”的故事

本报记者 尹利勇 通讯员 罗汉波 黄辉延 谢颖婕
台风来临前,民警将群众带离海滩。
提醒渔民做好台风防范工作。 本版图片均为 黄辉延 摄
俯瞰海龟湾。
了解被救助海龟的身体状况。
 

广东惠东港口海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惠州市惠东县港口镇大亚湾与红海湾交界处、稔平半岛最南端的大星山南麓,坐落于一个三面环山、南面濒海的半月形海湾内,这里海水纯净碧蓝,沙滩上砂粒晶莹剔透,礁石四周不时可见螃蟹蹒跚,海鱼忽闪。

随着这里被越来越多人所知悉,游客数量大幅增多。惠州市惠东县公安局港口派出所作为辖区派出所,把维护景区安全、保障游客安全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努力确保景区“安全、有序、和谐”和游客安全,打造平安和谐旅游名片。

1

保护海龟的家园

自古以来,大星山南麓的海湾就是海龟上岸产卵繁殖的天然场所。为挽救遭受捕杀和被挖取龟卵的海龟和其他珍贵的海洋动物,当地渔政部门于1984年开始对海龟湾实施保护措施,1992年正式列为海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总面积1400公顷,是我国大陆18000公里海岸线上目前唯一的绿海龟按期成批洄游产卵的场所,也是我国唯一的海龟自然保护区,堪称“中国一绝”,因此当地人称之为“海龟湾”。

去年6月22日,港口一渔民在近海发现一只误入废旧渔网的小型绿海龟,重约20斤。渔民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并将受困的海龟交由港口派出所民警处理。最终,在民警的努力下,海龟被送进了港口海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经工作人员的悉心救治,数日后,它再次爬上了这个熟悉的海滩,朝着宽广的大海游去。

港口派出所教导员陈新钦介绍,每年6~10月是海龟的产卵季节,这期间的夜晚是海龟湾最重要的时刻,海龟会在夜幕的掩护下爬上沙滩,挖坑产卵,折腾数小时后再回到大海。而幼龟从出壳到蹒跚离岸下海,再到20多年后重返海龟湾产卵,一代又一代重复着它们的生命轨迹。这里就是它们的家园。

现在,海龟湾每年都有“游子”回家。在海龟自然保护区,海龟从6月陆续洄游产卵,而港口海域是海龟洄游的必经之地。在这片海域上,港口派出所民警和港口边防派出所民警主动担负起保护海龟顺利洄游产卵的重任,成为港口海域的“护龟使者”。

数据显示,从上世纪中期至今,每年有30万余只成年海龟被人为杀害。在现存的7种海龟中,6种处于濒临灭绝的境地。我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整个南海的成年绿海龟只剩不到2000只。海龟濒危的状况,需要全人类关注。

每逢海龟洄游产卵季节,港口派出所民警都会依据《广东省惠东海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以“一村一警”驻村警务为基础开展日常巡防工作,在海龟湾附近执勤巡逻,向上千艘渔船、游船宣传保护海龟的知识,及时制止渔民使用电击和撒网等方式大面积捕捞,确保海龟保持正常的生活习性,顺利上岸繁殖。据悉,近些年,惠东当地渔民已将700余只受伤海龟送到保护区救治。

2

救援百余名驴友

随着海龟湾被越来越多人所熟知,高峰期来港口旅游的游客达2万余人,游客的求助警情占港口派出所警情一半以上。

去年暑假的一天傍晚6时,正在值班的该所副所长黄少华突然接到警情:百余深圳驴友被困大星山,其中有20余名女性,部分人员出现虚脱现象,请求支援。

“又是大星山!”接到警情后,黄少华心里一紧,就在不久前的清明节期间,一对年长的本地村民想去山中寻找多年未祭拜的祖坟,为清明期间族人上坟探路,谁知原本熟悉地形的村民上山后竟音讯全无。后来民警带领村民搜寻一整晚,才找到饥寒交迫的迷路村民。

大星山树木繁茂、草比人高,上山下山均无小道,且山里通讯信号极弱,登顶方能断断续续打通电话。加上大星山部分区域为军事管理区,全山禁止进入。但没想到,看错地图误以为大星山是环海绿道的深圳驴友,竟组织3辆大巴共百余人前来徒步,进山后却迷路被困。

“山里有毒蛇出没,希望驴友平安无事。”黄少华带领民警协调部队进山搜寻失踪驴友。直到天黑一小时后,民警凭借着微弱的手机光,才找到失踪人员。

“进山需要徒手开路,我们特意穿了长袖保护自己。但山上枝繁叶茂,最后所有人的手臂都被刮花了!”黄少华回忆,庆幸的是百余名驴友除部分人员因长时间未进米水导致虚脱外,无一人被蛇咬。

3

战“山竹”撤离1500余名游客

去年9月中旬,中心风力达17级的超强台风“山竹”登陆广东。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港口派出所民警全体出动,转移群众。

当时,辖区一知名度假酒店内有2000名游客和员工需转移。第一批500余人被转移后,因风雨短暂减小,部分游客误以为台风威力不大,便选择留在酒店。

“我们是在海边长大的,特别是在港口这个直面太平洋外海长大的人,都明白即将到来的台风有多恐怖,而大量游客却不知道。”陈新钦介绍,在转移期间,度假酒店遭遇停水、停电、通讯中断的困境。如何争分夺秒地赶在台风到来前将酒店里的游客和员工转移出来?当时港口派出所民警仅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了。

而此时,风雨渐渐加剧,许多游客被狂风暴雨吓坏了,认为在酒店里更安全,而不愿转移到安全地带。“面对上千名群众,我们只能挨个敲门劝说,配合的我们直接转移,不配合的我们只能强行带走。”陈新钦说,在狂风暴雨中,民警花了整整5个小时才将剩余的1500余人安全转移。

就在大家撤离后不到一小时,酒店面对海面的玻璃被强风吹落,砸在酒店内,仿佛下了一场玻璃雨。得知这一情况的陈新钦,直说:“好险,好险!”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