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爷爷的洋泾浜英语

■俞继东
 

爷爷在很年轻的时候就从苏北老家去上海闯荡,替一个宁波籍的老板办事。由于他天资聪颖,颇得老板赏识,常常有机会为老板办理一些与外国人打交道的“外交”事物,在此过程中也学得一口洋泾浜英语。

有一年,我在乡间休假,难得闲暇,耐心地和爷爷漫无边际地聊天。他嘴里时不时冒出一些英语单词,我听得似懂非懂。他见我有兴趣,便告诉了我一些当年他记单词的方法,我今天想起来还颇觉有趣。

爷爷学英语的条件不算好也不算坏。当年没有课本,也没有教室,学习条件当然好不到哪儿去。但他学习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能直接跟外国人打交道,经常有不花钱的“外教”现教现用。那时候,爷爷每天晚上拿个小本子,把当天学到的英语记在上面。哪怕时间再晚,爷爷也要把这些内容读上几遍,直至背出。

而这些所谓的英语其实全是汉字,一个英文字母也没有。因为一开始他不知道怎么去记忆,后来慢慢地找到了窍门,可能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形象记忆法”。例如Howdoyoudo(你好),他记成了“好豆油多”,那个年代油很金贵,而豆油是食用油里的上品,早晨跟人见面互相来句“好豆油多”,开始的是多么吉利的一天啊;havelunch(吃午饭),他在本子上写的是“喊狼来切”,我们老家吃饭的“吃”,发音正巧是“切”,旧社会穷人肚子里个个都是空荡荡的,就餐时的吃相估计也是狼吞虎咽;light(灯),爷爷标注的音是“拉拖”,当时的电灯开关都用绳子拉,而绳子一般从上面拖挂下来,这两个字可谓十分形象生动。

爷爷的“英语”记忆方法实在让我大开眼界,有些单词标注的读音还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想象力。像Gasoline(汽油),他记成“开四轮”,四个轮子的汽车加上汽油才能开动,这个发音想记不住都很难;collecting(收款),他将发音标注为“客来客厅”,这是因为他经常看到老板在客厅里收钱的缘故;他还把checking(对账)读成了“欺客”,把trade(交易)读成了“缺德”,旧社会生意场上尔虞我诈,在爷爷的英语里可见一斑。

 
3上一篇  下一篇4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