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2019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咳嗽(小说)

■谭贵珍
 

凯仔天没亮就开始咳嗽,接着是呕吐。

凯仔的咳嗽声像用铁锤敲打着青石板,一下一下敲跑了全家人的睡意。

奶奶一边用干毛巾给凯仔揩出呕吐的秽物,一边心疼地说:“怎么啦?宝贝,你别吓唬奶奶啊!”

爷爷横眉鼓眼恶狠狠地说:“怎么了?都是你们没有尽职尽责。”

“可能是昨天晚上他妈妈给他洗澡时受凉感冒了。”奶奶小心翼翼地说,唯恐惹怒了爷爷。

“这么冷的天气,谁让你们给他洗澡的?家里有暖气也不开。他妈妈简直是胡来。”爷爷顿时火冒三丈。

凯仔妈妈慌忙小心辩解道:“昨天晚上我没有给他洗澡,就用热毛巾给他擦洗了一下身子。”

“你没给他洗澡,那他怎么感冒了呢?”

“肯定是妈妈昨天带他到小区去玩,衣服穿少了。”

“我带他出去玩,是上午十一点钟,太阳大着呢,热乎的很,我还给他加了一件外套的。”奶奶忙推卸责任。

“这么说,那就是他爸爸的问题咯?”爷爷的声音愈发严厉。

“不关我的事。昨天我在外开会,晚上回来时凯仔都睡着了!”凯仔的爸爸赶紧说。

“都做得很好,都没有过错。凯仔他平白无故地就咳嗽呕吐?”爷爷还在一个劲的追究。这时,凯仔又开始咳嗽呕吐了。

“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把他送到医院去。”

医院检查出的结果,出乎家里所有人的意料。凯仔的咳嗽不是感冒引起的,而是有异物卡在了咽喉部。

这下,奶奶和凯仔的爸爸妈妈可以理直气壮地责问爷爷了,因为只有爷爷才喂葵花籽、松子之类的食物给凯仔吃。

“爸爸,您老是批评我们,说是我们做错了,这……”

“这什么这。不是你们的错,还是我的错了不成?”爷爷理直气壮地反问。

“本来就是您的过错。”爸爸的声音低了下去。

“我有什么过错?”

“就您喜欢喂瓜子之类的东西给他吃。”奶奶说。

“那我问你们,家里的那些葵花籽、松子是谁要你们买回来的?”

“……”妈妈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啊?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啊,你们不把那些东西买回来,我能给他吃?”

爷爷退休前是单位的一把手,退休后,他把家里当成了单位,也是绝对的领导者。

 
3上一篇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