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 2019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儿童游乐场安全谁来监管?

赵妙嫦 绘
 

本报讯 蹦床、长滑梯、充气城堡……正值暑假,商场、社区、公园里的儿童游乐设施成了孩子们欢乐的海洋。孩子们玩得虽尽兴,但家长们也不能忽视一些隐藏在儿童游乐设施的安全隐患。

近日,一名5岁女童在山东省济南市一家商场的游乐园玩滑梯时被撞伤;7月,安徽省黄山市一充气城堡顶部局部下陷,一名8岁女孩不幸身亡;3月,河南省虞城县发生尘卷风将充气城堡掀起事件,造成2名儿童死亡、1名儿童重伤……儿童游乐场里存在哪些隐患?又该由谁来监管呢?

● 儿童游乐场存隐患引担忧

7月21日,王女士带5岁的女儿小丽(化名)去济南市高新区一商场内的海洋球游乐场滑滑梯。期间,小丽被游乐场内一名男孩撞到牙齿,造成右侧门牙松动损伤。经诊断,小丽的牙齿一个月内不能咬合。

“当时,我就是接了个电话,孩子就被撞伤了。我女儿的描述是,当时有个男孩的头撞到了她的嘴,把她门牙的右侧撞伤了。事发后,我女儿满嘴是血。”王女士说。

该游乐场店长孔先生表示,在正常情况下,滑梯的上下方都有工作人员在场负责引导孩子,待滑下的孩子离开后,上方的孩子才能往下滑。

一段王女士提供的录像资料显示,当时,仅有的一名滑梯上方的工作人员双臂交叉站在旁边,并没有引导干预孩子们滑滑梯,滑梯下方也没有安全管理人员。

笔者了解到,此类儿童游乐设施大多对儿童年龄及身高有严格要求。王女士称,其女儿不到1.2米,但在入场的时候并没有人询问其女儿的年龄或者给孩子量身高。对此,孔先生称,其游乐场确实有“身高低于1.2米的儿童需家长陪同进入”的规定,但执行起来有难度,并称这是行业内普遍存在的现象。“因为家长陪同有一个陪同票,王女士不愿意花这个钱,就说她不进。她女儿买了票,我们不让她女儿进也不合理。现在出了问题就把责任推到我们这边。”孔先生说。

笔者调查发现,儿童游乐场将儿童安全责任全权交由家长的情况并不少见。在哈尔滨市一家儿童滑冰场内,除了一名教练外,并没有其他安全管理人员。该滑冰场工作人员告诉笔者,冰场内只有教练,只有花钱购买“教练使用费”后,教练才能提供保护,否则一切安全责任只能由孩子或者家长负责。

在重庆市一家儿童蹦床游乐场,笔者看到,大小孩子都在同一区域玩耍。一名路过该游乐场的市民直言,其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在这里玩耍。“大孩子和小孩子在同一张蹦床上,如果同时摔倒,大孩子肯定会压到小孩子。”该市民说道。

● 专家建议尽快出台行业标准

近年来,因小型儿童游乐设施事故引发的意外伤亡事件时有发生。上个月,安徽省黄山市一充气城堡顶部局部下陷,一名8岁女孩不幸身亡。5月,河北省涞源县一广场附近突发龙卷风,将广场内一充气城堡掀翻,造成2名儿童死亡、多人受伤。业内人士表示,充气城堡“吃人”的悲剧一再上演的背后,是行业标准的滞后。

今年7月,《充气式游乐设施安全规范》国家标准正式开始实施,该标准主要起草人、全国索道与游乐设施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张勇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充气式游乐设施绝大多数事故都是由大风条件下设施倾覆所导致。国家标准对设施的锚固和压载系统提出了明确要求。在标准的规定下,充气城堡将不再“弱不禁风”。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小型儿童游乐设施没有行业标准,大部分小型儿童游乐设施并不受《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的约束,生产者无需具备特定资质,经营者只需办理工商执照等普通证照就可以开店经营。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有关部门应尽快出台行业标准,让从业者有规可依,让监管不再缺位。“我认为《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中的监察范围应该进一步扩大,一定要把儿童游乐设施囊括进来。那些现在还没有特别要求的行政许可,或者特定资质的也应当纳入到法制透明的监管轨道上。”刘俊海说。(中声)

 
下一篇4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