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2019年7月1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黄老邪”升职记

黄廷付
 

“黄老邪”本名黄协作,是富利达纺织厂前道车间的一名机修工。虽已是四十出头的年纪,但他看上去仍然很精神、帅气。

黄协作进厂的时候就有点清高。因为厂里的其他工人大都是初中和高中学历,而他仗着自己是专科学历,对谁也不服气,对谁都爱搭不理的。时间一久,他在厂里就显得与别人格格不入。因黄协作写得一手好字,尤其是板书,所以每次厂里发布通知或者写横幅标语,都是黄协作的手笔。这样一来二去,黄协作和厂领导接触得就多了,领导对他的表现比较满意,明里暗里的让他好好干,说下一步将会提拔他。

黄协作提拔的事还八字没一撇,厂里的工人全都知道了,见到黄协作都笑着称他领导。

“领导该请客了。”

“领导以后要多多照顾我们哈。”

“领导,晚上有空吗?”

……

面对同事的奉承,黄协作觉得很受用,但他呈现出来的仍是一副高冷的模式,甚至脸上连微笑都没有,只是偶尔点个头,就过去了。和黄协作同批招进来的员工还有九个,其他人虽然没有他的锋芒毕露,但也都想方设法彰显自己的才能。他们对黄协作目中无人的样子都有些看不惯,平时都很孤立他。有一次不知道谁偷偷去领导面前打小报告,还添油加醋一番抹黑黄协作。领导一听,甚是惊讶:“是谁散布了黄协作将被提拔的消息?”

于是,黄协作被提拔的事儿到这就算黄了。在后来的几年里,黄协作眼睁睁地看着一同进厂的那九名同事,慢慢都得到了重用,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下他真的成了孤家寡人,成了名副其实的“黄老邪”。慢慢地,他性格孤傲的一面更加凸显出来了。新上位的同事也不敢在他面前充大,毕竟他靠的是自己的技术和能力,而且这些方面还都远胜那几位一筹。

在一次技术攻坚战上,“黄老邪”立了头功,他那昔日的同事、现在的领导动了恻隐之心,把“黄老邪”升职的事重新摆到桌面上。老领导也点点头:“当初看他嘴上也没个把门的。这几年大伙也能看到他的成绩,如今他业务水平可以说是全厂的尖子,我建议通过一次无记名投票选举。”

选举的时候场面很热闹,像过节似的,然而结果却不容乐观。全车间近百人,只有不足十人选他。大伙给出的理由也充分:

“黄老邪虽然技术好,但经常来无影去无踪的,和大伙不团结。”

“黄老邪不适合做管理,他眼高于顶。”

“黄老邪经常无故发飙,新人都不敢喊他修机器。”

……

结果可想而知。从那以后“黄老邪”更加地特立独行,看人的眼神比以前更加凌厉了,仿佛厂里每一个人都是他的仇家。

 
3上一篇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