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2019年1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广州中院发布司法救助案件白皮书
去年399人获发救助金逾千万元

 

本报讯 记者 潘丽萍 通讯员 甘尚钊 许宁 黄丽娴 近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发布《广州法院司法救助案件白皮书(2016~2018)》(下称“白皮书”)。白皮书以近3年广州法院受理的司法救助案件为总样本,深入分析广州法院司法救助案件的基本情况、案件特点及原因,总结广州法院司法救助工作的经验和亮点。

救助金发放逐年增加

白皮书显示,2016~2018年,广州中院受理司法救助申请案件分别为15起、69起、32起,决定发放司法救助金分别为84.06万元、257.61万元、226.66万元,获司法救助的人数分别为7人(仅2016年第四季度数据)、87人和80人。近两年,广州中院每年发放的司法救助金总额较2016年增长近2倍。2018年,全市两级法院受理司法救助申请案件229起,发放司法救助金1105.51万元,获司法救助人数399名。

据介绍,司法救助坚持一次性救助原则,目的在于“救急救困”。作为一种辅助救济措施,司法救助只是解决涉诉当事人在依法维权过程中遇到的暂时性、急迫性困难,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涉诉当事人的生存问题。“救助金金额一般不超过法院依法应当判决给付或者虽已判决但未执行到位的标的数额,救助金额十分有限,虽可缓解一时之急,但不能真正解决涉诉群众的生活困难。”广州中院副院长、司法救助委员会主任向金华表示。

据了解,广州本年度司法救助资金是按照上一年度司法救助金的支出情况,并结合本年度需求预测救助规模,在项目经费中向市财政部门申报救助金专项预算。救助金可以根据实际需求进行动态调整。

交通事故纠纷求助案件多

司法救助案件的基础诉讼案件类型,主要包括涉刑事案件、涉民事案件两方面。白皮书显示,2016~2018年,广州两级法院涉刑事案件的司法救助案件68起,在司法救助案件中占比9.6%;涉民事案件的基础诉讼案件类型的司法救助案件222起,主要涉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劳资纠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等涉民生案件,以上3类案件数量分别为310起、106起、118起,分别占司法救助案件数量的43.79%、14.97%和16.67%。

基础诉讼案件类型相对集中决定了司法救助申请人的类型也相对集中。涉刑事案件方面,多以暴力性犯罪案件方式呈现,属于恶性人身伤害类刑事案件,该类型案件的被害人及其近亲属是司法救助实践中重点关切的群体。而涉民事案件的救助申请人则多为生活困难且无法通过追索赡养费、抚养费等诉讼获得有效赔偿的当事人,因被执行人没有履行能力,导致申请执行人陷入生活困难。

数据显示,2016~2018年广州中院审结的107起司法救助案件中,驳回司法救助申请10起,其余97起为决定救助或部分决定救助,决定救助案件占比90.7%,决定救助金额共计500.54万元。期间,广州中院首次与辖区法院实行联动救助,共审查辖区法院上报的司法救助案件40起,除1起因救助申请人曾获得过救助导致不予救助外,其余案件均决定救助。

“上下级法院之间司法救助的联动互通,切实有效发挥了司法救助金作用,避免了申请追加司法救助金导致案件审理流程过长,当事人无法及时获得救助的情况出现。”向金华说。

着力解决救助后的困难

司法救助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官润之介绍,为契合司法救助审理的需要,充分发挥司法救助“救急救困”的功能,广州中院司法救助委员会办公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开展司法救助工作的实施细则(试行)》等司法解释和司法文件,结合司法救助案件特点,制定了从案件立案前资料审核、到案件办理、再到救助金发放的案件办理规程,规范司法救助工作。

针对司法救助案件数量不多、办理程序事项繁琐,容易被边缘化、附带化的特点,广州中院成立了由分管院领导担任主任,立案、民事、刑事、执行等审判执行部门和财务、司法救助等部门负责人组成的司法救助委员会。基层法院也通过设立司法救助委员会或者司法救助小组,提升专业化审查水平。

据悉,广州法院还将加强与公安、检察、司法等部门合作,构建部门联动、信息共享机制,避免重复救助,推动个人和社会诚信体制的建立和完善;加快建立司法救助与社会救助工作的衔接机制,着力解决困难群众救助后的工作、生活方面的实际困难,促进社会矛盾的实质性化解;推动司法救助队伍建设,建立司法救助工作审查专门部门,推进司法救助工作专业化开展。

 
3上一篇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