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 2019年1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这款水光针几多狰狞

本报记者 欧汉华 通讯员 许家林 黄凤仪 陈晓雯
假冒水光针药品堆积如山。 警方供图
假冒水光针。 警方供图
办案民警对犯罪嫌疑人(红衣者)调查取证。 执法记录仪视频截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由于近年来广告效应,越来越多人“迷信”玻璃酸钠注射液的“冻龄”功效。实际上,玻璃酸钠注射液是一种由日本研发、用于治疗变形性膝关节病、肩关节炎的内注射剂,也是国内的处方药和医保工伤用药。然而,有人利令智昏,疯狂造假,肆无忌惮牟取暴利。正如本案的两名嫌疑人杨某芬和蒋某,在没有得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批通过的情况下,私自生产和销售假冒药品玻璃酸钠注射液,最终被江门新会警方一举抓获。

网络销售假冒玻璃酸钠注射液

2018年年中,新会公安分局食药环侦査大队接到江门市公安局转来该市食药监局线索:新会区会城某名品贸易商行涉嫌通过网店网络销售假冒玻璃酸钠注射液(日本某品牌涂抹式水光针)。

接报后,新会公安分局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对店主杨某芬及其线上和线下店铺进行彻查,发现杨某芬通过网站注册网店某名品商贸及Beau××销售假冒玻璃酸钠注射液。但经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药品批准数据库,民警发现该品牌的玻璃酸钠注射液并没有批准信息,杨某芬涉嫌销售假药。

2018年6月20日,办案民警抓获犯罪嫌疑人杨某芬(女,32岁,江门市新会区人),在其屋内和网店的车房现场缴获电脑2台和手机3部等作案工具,并查封用于存放疑似假药的仓库一个。

循线追踪锁定假药源头

据嫌疑人杨某芬交代,2016年5月起,其在某购物网店认识一名从事化妆行业多年的女子蒋某,于是开始从蒋某处进货玻璃酸钠注射液,再通过网店以每支39~42元的价格对外销售。在交易过程中,蒋某声称正在申请贸易许可证,需要一年多的时间,但截至案发蒋某仍不能提供相关许可证。两年内,杨某芬的两间店铺共进货玻璃酸钠注射液1000余支,现已销售过半,大部分客户是广东的,也曾销往成都、南京、江苏、上海等地。杨某芬同时交代,曾有客户反映使用药品后皮肤出现红肿过敏等现象,但是她以为是个别现象,进货时并不知道那是假冒药品。

货源已被确认来自广州,然而杨某芬无法清晰交代蒋某的详细信息,案件一度陷入僵局。随后,民警根据已掌握的信息,继续加大侦查力度,并结合“智慧新警务”锁定卖家蒋某的真实身份。

涉案金额近500万元

2018年7月10日,抓捕时机成熟,新会警方在广州市白云区某化妆品公司抓获嫌疑人蒋某(女,31岁,广州市人),并现场查扣大量送货单据,以及固定微信聊天记录截图、网店交易信息等证据,扣押电脑13台、手机4部。经核算交易账单,蒋某已向全国10余个省市销售假冒玻璃酸钠注射液,涉案金额近500万元人民币。

经审查,蒋某对其将假冒玻璃酸钠注射液通过网络贩卖给“下家”杨某芬非法牟利的作案事实供认不讳。蒋某交代,她从事化妆行业多年,2014年了解到日本某品牌水光针很火热,为了获取高利润,在没有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使用在香港注册的某兰商标,多次委托广州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仿照日本某品牌水光针的版式及成分,生产某兰品牌玻璃酸钠水光针。该公司同时伪造进口药品的标签、包装盒及说明书,并在广州某化妆品有限公司网店内宣称产品是从日本进口且销往全国各地。2016年,蒋某开始发展犯罪嫌疑人杨某芬为产品主要代理人,杨某芬通过两个网络购物平台将假冒产品销售到全国各地。

2018年8月,新会警方依法查封涉案店铺,责令停止售卖涉案假药,并对两名涉案嫌疑人执行逮捕。

延伸制售假药法律不容

玻璃酸钠注射液常用于医学领域,实际上跟我们常听到的玻尿酸是同一种物质,但制作工艺更简单、成本更低,因此在日本整容美容行业十分常用。在本案中,且不论涉案玻璃酸钠注射液成分和配方是否对人体有害,凡私自无证制售、不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批的药物,均属假药。加上玻璃酸钠注射液使用起来对人体健康存有一定的风险,因此国家对此类进口药品监管严格,商家必须经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审批才能生产和销售,否则一律按假药处理。

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生产、销售假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下一篇4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