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1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不散的年集

刘明礼
 

河北籍作家孙犁在《画的梦》中写道:“年集就是新年之前的集市。赶年集和赶庙会,是童年时代最令人兴奋的事。”我老家和孙犁的家乡毗邻,方言俚语相通,民俗也大致相同。正如先生所言,在我童年记忆中,赶集上庙无疑是最开心的事。而年集则最热闹,也最令人期盼。

儿时老家的集并不多,我们村又位处衡水、沧州、保定三地交界,地理位置偏僻,最近的张岗集也有五六里地,其他集则在十里开外,所以我们村的人基本上都是赶张岗集,五天一个,农历“逢五排十”。进了腊月,地里没活了,孩子们放假了,家家户户都要置办年货,集比寻常热闹了许多。

腊月二十五,是最热闹的年集。街上零星响起的鞭炮声,让我和姐姐早已心猿意马,一大早便缠磨着家长要去赶集。平日一向严厉的父亲变得十分和蔼,笑呵呵地答应下来。心不在焉地吃上几口早饭,我和姐姐早早地到门口等父亲。父亲则不慌不忙,给自行车打足气,再回屋和母亲商量着采买清单,然后在车后架挂只扁筐。我坐上自行车的大梁,姐姐坐在后座,便开启了我们赶年集的快乐之旅。

乡间路上,赶集人络绎不绝,迤逦而行,远远望去,就像是雨天到来之前的蚂蚁搬家。一路上人们有说有笑,兴高采烈地打着招呼。远远地我就听到了集市上的鞭炮声,半空炸开的二踢脚闪着火光,让我们忍不住催促父亲再骑快一点。十几分钟的路程,我却仿佛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世纪。

张岗集属于大集,从进村到出村的主要街道,货架、地摊一个挨一个,排得满满的,有几里地长。服装布料、日用百货、年画春联、瓜子糖块、水果青菜、鸡鸭鱼肉……应有尽有。除了本地特产,还有很多平常见不到的外来货,核桃、黑枣、桔子、松子、鱼干、虾米……这些现在看起来极其平常的东西,在那个年代是稀罕物件。吆喝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寒喧笑语声,交织碰撞,汇集成一片热闹的海洋,合奏出一曲欢快的流觞,演绎着一场年集大戏。

集上人山人海,父亲把车子存好,拉着我和姐姐挤入汹涌的人潮。我们先买张年画,画上是一个穿红兜肚的大胖小子,坐在地上抱着一条大红鲤鱼,父亲说这叫年年有鱼(余);又买了几张红纸,带回去让母亲剪窗花;再给姐姐买条花头巾,而我则一心等着买鞭炮。接着父亲割肉、买鱼、买菜……

一来二去就到了晌午,肚子饿得咕咕叫。于是,父亲带我们到集上的小吃摊喝豆腐脑,吃火烧夹香肠,父亲独酌上二两烧酒。吃饱喝足,父亲要带我们去炮市了!

买炮仗的人太多,等父亲挤到摊主跟前,只剩下最后两挂了。我埋怨父亲买得有些少,父亲便再给我买上几包摔炮、几板砸炮。

眨眼之间太阳已然偏西,炮市的声响渐渐静了下来,街上也不再拥挤,父亲说该回家了。可我意犹未尽,说等散了集再回呗!父亲嘿嘿一笑:“这年集,哪有个散啊?”

是啊,在我的印记中,家乡的年集从来就没有散的时候。那是因为,它一直生动地驻留在我的心里!

 
3上一篇  下一篇4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