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2019年1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麻石槽路

刘庆明
 

每当我回到故乡,走在那条两边都是山的苍老的麻石路上,心里就不平静。这条由麻石铺就的小路,不知留下了多少行人的足迹,不知有多少劳动者的汗珠滴落在麻石上。

记得小时侯,我坐着伯父的独轮车,从镇上赶集回来,走在这条麻石路上,那时我才六岁,起先我争着要步行,不愿坐伯父的独轮车子,后来走累了,便要坐伯父的车子。我坐在伯父的独轮车一边,另一边放了些从集上买来的农副产品。我坐在车子上,两眼盯着路面,看着车轮碾过每一块麻石,麻石路中间有一条槽,车轮正好在槽里碾压着前行,不偏不倚。

我问伯父,麻石路中间为什么会有槽呀?伯父说:“这车轮上的铁圈长年累月在这条路上碾压,自然就形成了一条槽。”我又好奇地问伯父:“这需要多少车轮走过才被碾压成这样呢?”伯父说:“我小时侯走这条麻石路时,麻石上就有了槽,我也不知这条麻石路有多少年了,也许几百年了吧!”

那时我还未入学,不知道几百年是个什么概念,那时就是感到好奇,问:“伯父,修这条路的人去了哪里?”伯父笑起来,说:“早就去投胎啦!”

那时侯我坐在伯父的独轮车上,两眼盯着麻石路上的槽,虽然听了伯父的解释,但还是感到好奇,两眼看着车轮碾过的麻石,心里一直在想,我怎么没看到独轮车的轮子压出一点痕迹呢?轮子走过去,未留下什么印记,我不解,以为伯父说错了,就问伯父:“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到独轮车碾过的痕迹?”伯父说:“这个痕迹要是你肉眼能看到,那这条麻石路就该叫泥路了。这条槽是独轮车长年累月碾过时,铁轮圈在麻石中间慢慢磨成的。”伯父怕我听不明白,又打比方说:“下雨时,我们房顶上的水顺着瓦沟往下流,滴落在屋檐下的麻石上,怎么会形成一个坑?那是长年累月的滴水才会形成坑,你肉眼一时看不到水滴在石头上的痕迹,这麻石路也一样,独轮车的轮子长年累月在上面碾压,中间才会慢慢形成一个槽啊!越古老的麻石路,走的人多,过的独轮车多,中间就会形成一个槽。”

后来我读了书,才懂得那是岁月碾压成的槽,那一块块光滑的麻石,也是勤劳的人们双脚踏出来的。

那年回故乡,故乡修了公路,那条古老的麻石路行人稀少,两边长满荒草。后来听故乡的人说,那条麻石路几乎没人走了,人们骑的是摩托车或电动车还有小汽车,谁还会行走那条中间有槽的麻石路。

那条让我儿时感到特别好奇的麻石路,是岁月让它变得苍老,也是时代的飞速发展把它淹没在岁月的长河里,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后辈是不会像我一样看到麻石路而触景生情,感慨万千。

故乡的麻石路啊,你虽被时代激荡的洪流所淹没,被人们所淡忘,却永远藏在我心里,让我时常拿出来回忆着,联想着。怀旧,也是一种幸福。

 
3上一篇  
来源:南方法治报,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18. GDPSD All Right Reserved 南方法治报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2929号-1